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雅雅吧!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admin

侯大利刑侦笔记 - 小桥老树

  [复制链接]

206

主题

2215

帖子

474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747
 楼主| 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911章   生死决斗

这是侯大利的越野车,张小舒不可抑制地狂喊起来,用力踩下油门。

小车上行,转弯后,恰好见到皮卡车在越野车附近停下,皮卡车上跳下一人。

刺耳的警笛,对老五这类行走在黑暗边缘的人有天然的威慑力。老五打了个哆嗦,抬头见一辆拉着警报的小车猛冲过来,来不及查看侯大利的情况,赶紧闪到一边。

张小舒驾驶着小车,狠狠地与皮卡车相撞。

老五透过车窗,见到驾驶位上坐着额头上满是血的女人,骂道:“张小舒,你他妈的找死,今天就送你们一对臭男女上路。”

他拉开车门,抓住张小舒头发,用力朝车下扯。

张小舒左手抱住方向盘,右手摸到警用甩棍,来不及甩开,用前端朝着老五捅了过去。

老五原本以为张小舒受了伤,没有反抗之力。谁料这个扑在方向盘上的女人突然发起袭击,他来不及躲开,被甩棍狠狠地捅在嘴巴上。

剧痛之下,老五后退一步,吐出一颗门牙。他勃然大怒,举起匕首,对准张小舒就刺过去。

张小舒被安全带束缚住,身体无法移动,只能伸手抵挡匕首。匕首接连刺中张小舒的手臂,鲜血飞溅。

老五缩回手,准备再猛刺一刀,解决问题。这一刀刚刚刺出,老五的手腕就被人拉住了。

满脸是血的侯大利抓住老五的手腕,用力反扭,只听得“咔嚓”一声响,老五惨叫一声,胳膊被扭曲到一个夸张的角度,关节脱臼,匕首掉在地上。

侯大利用左手控制住老五,只要他有异动,便用力反向扭动他的关节,让其疼痛之下失去反抗能力。

侯大利趁机弯下腰,捡起了掉在脚边的匕首。


皮卡车上的老七用毛巾裹了眼睛,被撞击后,左眼痛得要命,几乎要昏厥。

他从剧痛中缓过来时,见到老五已经失去反抗能力,提着转轮手枪冲了出去,发出野兽般的吼叫。

“张小舒!开车!撞!” 侯大利大吼,推着老五向前,挡住老七的枪口。

法医室的汽车皮实,刚刚一次撞击后只是外表破损。张小舒重启汽车,稍稍退后,猛打方向盘,准备朝着老七撞去。

老七没有来得及装子弹,弹巢里只剩下两发子弹。向汽车射击,精度不够,所以他在张小舒调整方向之时,枪口对准了侯大利。

老五忍着右手的疼痛,身体拼命往下扑,给老七制造射击机会。侯大利用力拉起老五的胳膊,放低自己的身体,始终躲在其背后,寻找用匕首给枪手致命一击的机会。

双方对峙两三秒后,两声枪响。

老七朝着侯大利稍稍露出的额头接连开了两枪。

老七耳朵掉了半只,眼伤严重,体力下降,再加上来不及给手枪装子弹,见到五哥头上出现血孔之后,不敢赤手空拳同时对付侯大利和张小舒两人,更担心增援的警察到达。他如今只想逃离现场,赶紧绕过皮卡车尾部,从另一面钻进驾驶室,发动汽车。

张小舒是第一次参加面对面的战斗,没有经验,调整车头之后,想要撞击枪手。由于车速慢,枪手轻松躲过,还让他趁机钻进了驾驶室。此时,她驾驶的小车刚好位于皮卡车侧面,无法阻拦皮卡车。

皮卡车挤开小车以后,没有再发动袭击,径直离开。

老七透过后视镜观察,只见满脸是血的男警察慢慢直起了腰,五哥倒在地上,不再动弹。

“啊!啊!”刚才用此手控制老五时,侯大利肾上腺素激增,精神高度集中,忽略了断指处的疼痛。皮卡车离开后,他这才感到左手断指处钻心的疼痛,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张小舒从小车里出来,顾不得处理自己手臂上的伤口,开始查看侯大利的伤势。当看到侯大利左手小指被打掉时,泪水一下就流了出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06

主题

2215

帖子

474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747
 楼主| 发表于 3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912章   断指之痛

“危机还没有完全解除,你发动汽车,看还能不能动。”

侯大利蹲在老五身边,打量这个开着货车撞翻自己的家伙。如果不是自己习惯用安全带,且越野车性能优越,自己很有可能就交待在这里。

这个人仰面倒在地上,额头中了一枪,已无生命体征。

侯大利顾不得处理自己的伤口,也暂时没有检查这个人的身份,来到公路边,朝下张望。

江州皮卡在盘山公路上逃窜,转急弯时也不减速,有两次都差点冲出公路。

侯大利又给江克扬打去电话,道:“江AZZZZZZ,下山了,要跑。”

江克扬知道侯大利正驾驶越野车追赶江州皮卡,听到侯大利的话,心里咯噔了一下,意识到肯定出了什么意外,道:“大利,你没事吧?”


侯大利道:“没事,越野车被一辆货车撞翻了,我和张小舒都受了伤,不算严重,江州皮卡跑了。”

江克扬松了口气,道:“宫局已经做了安排,通向江州陵园的所有道路都设了关卡,江州皮卡插翅难逃。”

“有两个人行凶。一个枪手打了六发子弹,打空了弹巢。开车往下跑时,有可能还会装子弹,一定要小心。另一人开货车撞了我。撞我的那人被我制住,枪手逼近开枪,把开货车的打死了。”

交代完具体过程,侯大利彻底放松下来,咧着嘴巴,抽着凉气,把受伤的左手举在面前。

“疼吗?”张小舒没管自己受伤的手臂,到后备厢提出应急包,捧着侯大利的左手,轻轻吹了吹气,以为这样就能减轻侯大利的痛苦。

“当然疼啊,这根手指废了。你的手臂也在流血,先把你的手臂处理了。”

肩膀中枪,手指断掉,还有不明撞伤,在暂时安全以后,巨大的疼痛如浪潮般接连涌来。侯大利脸色惨白,不停倒吸凉气。


张小舒道:“我这是抵抗伤,皮外伤,不要紧。你的断指落在哪里?我们去找回来,准备续接。”

侯大利道:“被子弹打成这样,估计接不起来了。”

张小舒生气地道:“你不是医生,别急着下结论!在哪里受的伤?”

山下传来密集的警笛声,增援的警力终于赶到。

从枪战发生到江州皮卡逃跑,分为三个阶段,总体用时却甚短。

宫建民得到江克扬的报告以后,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一分钟都没有耽误,调集警力,赶往现场。

等到警车上来,侯大利问道:“拦住江州皮卡没有?”

最先到的是当地派出所民警和一名辅警,头发花白的民警从车上拿出警戒线,道:“找到了皮卡车,没人,我们先上来拉警戒线。陈支已经到了,在指挥抓捕行动。侯组长,救护车马上到了,你再坚持一会儿。”

“把现场交给你们,保护好,别乱动。我要去找断指。”

侯大利把现场交给了派出所民警,坐上了张小舒的车,又回到江州陵园。


两人来到手指中枪处,遍寻四周,没有找到断指。找不到断指,意味着侯大利会永远失去左手小指。

张小舒问站在一边的保安:“还有谁来过?”

保安道:“下面在放鞭炮,声音大得很。我们真没有发现上面出了什么事情。”

一名陵园保安看着侯大利手上的伤,小心翼翼地道:“刚才有两只野狗在这边窜,断指可能是被它们叼走了。”

张小舒眼泪瞬间就下来了,发了火,道:“你们怎么不保护现场,让野狗跑进来?”

“我们真不知道啥情况。”陵园保安躲避着张小舒刺人的目光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06

主题

2215

帖子

474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747
 楼主| 发表于 3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913章  最后的疯狂

张小舒不甘心,继续在墓碑附近寻找。

当宫建民走上墓地时,她才最终放弃寻找断指。

她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般往下滴落,道:“宫局,没有找到大利的断指,接不回去了。”

宫建民看见侯大利惨白的脸色,道:“枪手弃车了,我们正在追捕。车上有很多痕迹,还有血迹,枪手这次露出大马脚,绝对跑不掉。”

侯大利道:“这伙人与黄大森被杀案有关,肯定也与上次撞车有关,手法基本一样。不知道用的是否为同一把枪。”

宫建民道:“现场交给重案大队,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治伤。”

侯大利捧着左手,道:“这点小伤,就别跟我爸妈说了。跟他们说了,也帮不上忙,还要添乱。”


由于墓地现场还有其他人,宫建民和侯大利都没有多说。

救护车过来后,宫建民没有在现场停留,立刻前往阳州机场,准备和马上回国的吴小卫见面。

救护车上,医护人员发现侯大利的伤口已经得到了基本处理,便为张小舒处理伤口。

侯大利这才发现张小舒伤得并不轻,手臂上有三处伤口很长的刀伤,有一处非常接近血管,如果尖刀稍稍偏一点,后果难料。生与死,就在一瞬间。

他在这一刻突然失神,想起牺牲得非常突兀的未婚妻。

等到医护人员处理完毕,侯大利坐在张小舒身边,罕见地温柔,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“给母亲扫墓。”

张小舒说到这里,顿了顿,朝着医护人员看了一眼,道,“我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,想要陪你。”

侯大利道:“我抢了匕首,制住了一人,另一个枪手还有两发子弹。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,我会遇到大麻烦。谢谢你。”

张小舒凝视着侯大利,很想说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,只是有医护人员在身旁,这句话便不好说出口。

在医护人员安排下,两人躺下休息,不再谈论。

一个多小时后,侯大利从手术室出来,见到等在门口的命案积案专案组二组的同事以及手臂受伤的张小舒。

望着侯大利受伤的左手,张小舒眼泪忍不住又往下落。

侯大利道:“幸好是左手的小手指,没有太大用,掉就掉了,不影响其他功能。”

江克扬道:“我们去看了现场,这是针对你的杀局。”

吴雪道:“我们也得加强锻炼,每个人都有遇到险境的时候。”

几人正在议论,关鹏局长在两个领导模样的医生陪同下,出现在手术室外。

关鹏局长打量了侯大利一番,道:“还能工作吗?好样的,跟我到重案大队,大家在汇总情况。”

侯大利、江克扬跟随关鹏局长前往指挥中心,其他人则回刑警老楼。

在医院时,人来人往,大家都没有讨论具体案情。

进入车内,侯大利急急忙忙地问道:“有什么新进展?”

江克扬道:“开枪的凶手是惯犯,弃车后,抢了一辆摩托车,冲进大山。”

侯大利道:“吴佳勇和杨永福是什么情况?”

江克扬道:“杨永福和朱琪办了结婚仪式,搞得热热闹闹。杨永福在结婚仪式上用了真名,正式对外承认是杨国雄的儿子。他们都有不在场的证明,如果抓不到凶手,这事就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。他们胆子真大,真敢向省厅的人下手,真是嫌命长。”

侯大利举起左手,道:“在他们眼里,我不是省刑总侦查员,我是侯国龙的儿子。他们这是最后的疯狂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06

主题

2215

帖子

474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747
 楼主| 发表于 前天 14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914章   案情分析会

越野车到达指挥中心,侯大利和江克扬从车库来到关鹏局长平常使用的会议室。

会议室里,参会侦查员将目光集中到侯大利身上。尽管已经清除了身上的血迹和污渍,可侯大利鼻青脸肿,手缠绷带,肩部也有包扎,还是显得狼狈不堪。

参会侦查员都在一线摸爬滚打多年,每个人都负过伤,侯大利的“惨状”让他们感同身受。

关鹏进入会议室以后,会议室里的议论声立刻停止。

他径直来到侯大利面前,道:“身体受得了吗?”

侯大利道:“没事,抗得住。”

关鹏道:“伤筋动骨一百天。何况你现在是重伤,多休息,别太拼。天欲其亡,必令其狂。凶手狗急跳墙,这是自取灭亡。你这段时间不要单独外出,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


关鹏一语双关,侯大利听得清楚明白,道:“这点小伤,不算什么。省命案积案专案二组了解的情况多,不能缺席。”

关鹏道:“你们一直都没有缺席。”

这次案情分析会,分管副局长宫建民没有出现,支队长陈阳和滕鹏飞带队抓人,由关鹏局长亲自主持,这是极为少见的情况。

侯大利简明扼要地讲述了案发经过:扫墓时,遇到枪手;追逐枪手时,被埋伏在一旁的大货车撞翻;制服开大货车的疤脸人时,张小舒出现;枪手连开两枪,一颗子弹打飞,一颗子弹打中疤脸人。

在讲述案发经过时,侯大利没有解释张小舒为什么会出现在江州陵园。关鹏也没有问及此情况。

现场勘查室小林报告了勘查情况:

第一,沿着大货车出来的小路上山,找到了脚印和烟头,脚印与死者的一致。

第二,在大货车上找到了望远镜,提取到死者的指纹,说明死者一直在观察江州陵园,掌握着侯大利的动向。

第三,在大货车上找到了一部手机,手机上的指纹是疤脸人的。这部手机上最后一个通话的时间,离江州陵园枪击时间很近,我们判断这是枪手的电话。

第四,找到了六枚弹壳,四枚弹壳出现在江州陵园内,两枚弹壳在公路上,弹壳、弹头与黄大森案中发现的弹壳、弹头为同一型号,而且是不同枪支发射出来的同型号子弹,国内没有此类枪弹。

第五,在江州皮卡上提取到五个人的指纹,有三个人的指纹最多,其中一人是死亡的疤脸人,一人大概率是枪手,这两人的指纹都没有在指纹库中比对成功。另外一人的指纹在指纹库中比对成功,此人叫蒋兵,曾经因为寻衅滋事被处理,留下了指纹。


小林调出了蒋兵的相片,道:“蒋兵在秦阳城郊的洗车场工作。据秦阳支队调查,这辆江州皮卡曾在洗车场洗过车。蒋兵是洗车场最后一道工序的操作人,在车上留下了不少指纹。洗车时间是昨天上午的九点三十七分。我们在秦阳三处监控点发现了这辆皮卡,在江州某处加油站的监控点再发现这辆皮卡时,车牌已经由海州车牌变成了江州车牌。经查,两个车牌都是假牌。”

历史上,江州、湖州和秦阳都曾在山南省江州市的管辖范围内。江州、湖州和秦阳田土相接,人民相亲,语言相近,被省内戏称为“江湖秦”,海州尽管与秦阳接壤,却与“江湖秦”三地在人文、习俗、语言上都大不相同。

江州刑警支队在办案时,目光探向海州的时候不多。

侯大利在小笔记本写下“到海州,面包车,聋哑人”,然后打了着重号。

由于注意力集中在案子上,忘记了伤口,左手压住笔记本时,不小心触碰到伤口,一阵钻心的疼痛如电流般迅速袭来,让他疼得咧了咧嘴巴。

临时抽调过来的法医做报告:“疤脸人腿上有一条时间不久的刀伤,从刀伤形状来看,与之前那把镰刀形成的伤口一致;疤脸人右手肩关节、肘关节脱臼;根本死因是额头中枪;死者的衣物上没有显示其身份的物品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06

主题

2215

帖子

474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747
 楼主| 发表于 昨天 13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915章   剩余子弹

听到这里,关鹏局长插了一句话,道:“我说句题外话,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。省命案积案专案二组有一个好作风,每天都在健身房训练,大利更是每天自觉训练,雷打不动。如此自律,值得大家学习。我们想一想,如果没有每天坚持训练,那在中枪后,大利面对穷凶极恶的对手,怎么能迅速制服对方?在座诸君能做到吗?做不到,那就会被犯罪分子制服、绑架,甚至牺牲。我不希望你们成为烈士。我最怕面对孤儿寡母,每次面对的时候,都会长时间难受,那是种无法排解的压抑,我相信大家都体会过。”

会场陷入沉默,心跳声可闻。

接着,DNA室张晨报告了DNA比对情况:“提取了疤脸人的血液和枪手的血液,准备进行DNA比对。”


技侦支队赵刚副支队长报告道:“我们定位了枪手电话的位置,随时提供给陈阳支队长。”

关鹏道:“现在还能定位?”

赵刚报告道:“还能。”

关鹏道:“这伙人有反侦查经验,圈定范围后,要扎紧包围圈,一只老鼠都不能放掉。”

一组组长杜强报告:“疤脸人的长相与葛向东提供的老五画像极为接近,疤脸人很有可能就是吴佳勇团伙中的老五;老五的具体名字暂时不详。”

各组谈了暂时了解的基本情况以后,关鹏局长道:“现在可以很明确地说,杀害夏晓宇父母的凶手就是吴佳勇团伙中的二哥和老五。二哥、老五都死了,老三李沪生在看守所硬抗,死猪不怕开水烫,一句话都不说。陈阳和滕鹏飞在指挥抓捕另一个枪手,这个枪手没有出现在葛向东的画像中,比吴佳勇还要年轻,是新出现的人。此人非常重要,绝不能再出现第二个黄大森。”


说到这里,关鹏局长停了一会儿,道:“大家还有新的思路想法和线索吗?如果没有,散会。”

散会之后,关鹏局长让侯大利单独留下来。

平时单独相处时,关鹏对侯大利的态度接近长者对待小辈的态度。今天,关鹏坐在椅子上,目光低垂,陷入沉思。

侯大利没有打扰关鹏,静静地坐在他对面。

几分钟后,关鹏微微抬头,道:“在会上有些情况没有公布。老袁一直在追查当年黄大森房间里出现的海洛因。用这种量级的海洛因来陷害人,大手笔,一般的毒贩做不了。老袁坚持认为杨永福、吴佳勇团伙与贩毒团伙有关系,我赞同这个观点。由于要挖深两面人和幕后黑手,禁毒支队一直没有明面上参加调查贩毒团伙的行动,但是,凡是与杨永福、吴佳勇团伙有关联的事情,老袁都会派人暗中调查。在蒋兵所在的洗车场上,监控镜头拍到了老五和另一个枪手的真实样貌。老袁把视频送到了禁毒总队,总队让几个老资格的线人过来辨别。有个线人发现枪手是很神秘的上家,线人曾经只是隔着玻璃见过枪手一面,就再也没有发现其踪迹,这次,总算逮着此人的尾巴了。”

侯大利直言道:“杨永福不太可能与毒品网络有关系。而吴佳勇的人员关系比较复杂,我判断这个贩毒的枪手与吴佳勇关系密切,但是吴佳勇并不一定和贩毒的事情有关。”

“不管怎么说,枪手与吴佳勇有关联。”

关鹏又道,“枪手的转轮手枪打了六发子弹,他还有没有子弹?”

侯大利道:“这个无法判断。”

关鹏道:“禁毒的方总队高度重视此案,等会就会赶过来。枪手的事情你就不必管了,他骑着摩托车进了巴岳山,被围得水泄不通,插翅难逃。”

回到刑警老楼,侯大利抬头看了看五楼的灯光,目光又向下,看到了四楼的灯光。

走上四楼,他脚步停了十几秒钟,还是朝张小舒房间走了过去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06

主题

2215

帖子

474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747
 楼主| 发表于 1 小时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916章   甜蜜与负担

张小舒受伤以后,和侯大利一样,没有给父亲打电话,怕父亲担心,更主要的原因是这些年习惯于自己扛下所有事情。

她没有参加案情分析会,回到老楼,与105专案组以及命案积案专案二组的同志们一起吃了饭,便回到寝室看书、听音乐。

刑警老楼是老式建筑,有一面窗正对走道,熟悉的脚步声从窗边传了过来,张小舒莫名紧张了起来。一直以来,她和侯大利的寝室相距不过数米。在其记忆中,侯大利的脚步声极少在自己门前响起。

他近在咫尺,心却远在天边。他们的相遇往往在底楼健身房、餐厅(常来餐厅和底楼餐厅)、案情分析会和案发现场等几个场所。

今天,他的脚步声和敲门声终于出现在门前。


侯大利走进张小舒的房间,习惯性地闻了闻味道,空中淡淡的香气进入鼻腔。洗发水味道混合着年轻女人散发出来的体香,普通到极点,却是家才有的气味。

室内有一些女性用品和小摆件。桌子旁边有一个稍旧的琴盒。电脑的音箱算是房间里比较贵重的物品,一曲哀婉又深情的旋律从音箱里飞出,与飘浮着的香味纠缠在一起。

“这是什么曲子。”

“My Way,著名的英文流行曲,旋律源自法国名曲《一如往日》。”

“你的伤,怎么样?”

“标准抵抗伤,没事。”

“好险,刀口离动脉很近,我想起来就后怕。”

“子弹若是偏一点,就会打中要害部位。想起来,我也后怕,”


两人想要说点什么,偏偏说出来的话又寡淡无味。

受了伤以后,张小舒脸色略显苍白,没有化妆,纯素颜,清纯如暗香浮动的腊梅。

侯大利内心猛地跳了一下,浮现出一丝异常。

他捕捉到这丝异常之后,缓缓地站了起来,道:“身上有伤,早些休息。”

“你伤得比我重,还活蹦乱跳的。我这点小伤,用不着早些休息。”

话虽然如此,张小舒感受到了侯大利对自己的关心,觉得甚是甜蜜。

同样觉得甜蜜的还有举办了结婚仪式的朱琪。

朱琪对悄悄领证始终心怀不满,想到杨永福反复强调的“小不忍则乱大谋”,还是同意暂时不办仪式。

当杨永福在床上提出在10月18日办一个小型仪式时,朱琪还以为是哄自己开心,得知杨永福已经从阳州购买了婚纱后,这才相信他要公开办结婚仪式是真的。

从筹备仪式到完成仪式,朱琪一直沉浸在幸福之中,连长盛矿业办公楼都去得少了。

换下礼服,在房间休息一会儿后,朱琪来到客厅。

客厅沙发上,丈夫阴沉着脸,右手夹着一支烟。

朱琪皱眉道:“永福,别在房里抽烟。”


杨永福摁灭香烟,换了笑脸,道:“我陪舅舅抽一支。他抽了几十年,我们今天办结婚仪式,舅舅代表我的家人,一支烟都没有抽。”

爱屋及乌,朱琪对吴佳勇很是尊敬,问道:“舅舅呢?”

杨永福道:“舅舅在房间接电话。”

朱琪坐在丈夫身边,道:“你不高兴?”

杨永福微笑道:“没有,有点累。”

房间里,吴佳勇声音罕见地颤抖着,道:“老七,巴岳山这么大,肯定能躲起来。”

老七坐在山顶,俯视着如蚂蚁一般的搜山人群,道:“很难走掉。我没想到江州条子反应这么快,来了这么多人。他们是有备而来,我们落入圈套了。”

吴佳勇道:“老五怎么样?落到警察手里了吗?”


“我们低估了侯大利,五哥完了。警察肯定会定位,我要丢手机了。勇哥,如果这次跑不脱,我这条命还给你了。”

老七朝山下望了一眼,取出手机电池,然后将手机丢进了山中的小溪里。

五哥被侯大利抓住以后,老七的转轮手枪只剩下两颗子弹。

这些年来,他独自在海州发展,凭着心狠手辣的做派,杀出了一条血路。这条路如此血腥,老七不再是跟在吴佳勇屁股后面的小老弟,而成了响当当的人物。

他遇到危险时,根本没有思考,立刻朝着老五和侯大利开枪。打死侯大利,事情就解决了;打死五哥,事情也解决了。

开了枪以后,老七开车下山,迎面遇到了警车设置的检查站。他当机立断,掉转车头,抢了一辆路边的摩托车,冲进巴岳山,一路钻小道。甩脱警察以后,摩托车没油了。他弃了车,沿密林朝西走,准备穿过秦阳,回到海州。

警察来得很快。

老七惊恐地发现所有路口都有警察,还有大批武警、民兵出现在山下。这些人从不同方向出发,开始搜山,密密麻麻,不留缝隙。

丢弃手机以后,老七拿起两个顺道捡来的矿泉水瓶子,准备钻进刚刚发现的山洞。


巴岳山有很多无人进入的溶洞,老七希望钻进溶洞,能够躲过警察,逃出生天。

钻进陌生溶洞有两种危险,第一种危险是溶洞不够深,进入溶洞就会成为瓮中之鳖;第二种危险是溶洞太深,岔道太多,进去以后会迷路,也许会永远走不出来,困死其中。

尽管进入溶洞有无法预料的危险,但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,仍然不失为一条活路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雅雅吧! web counter

GMT-8, 2022-7-4 16:32 , Processed in 0.043248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| Style by Coxxs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