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雅吧!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11459|回复: 1674

商梯 - 钓人的鱼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0-4-17 18:15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商梯

钓人的鱼




在中国做生意,一半是交易,一半是关系;没钱时有多难,有钱时就会多狂欢;每一个大亨都是嗜血的鲨鱼,从差两万娶不起老婆,到挥金如土夜夜笙歌,这中间经历了多少血腥,只有张小驴自己知道;




第1章 差两万不好使

    锣鼓喧天,唢呐声响彻了整个山村,鞭炮不时炸响,到处都弥漫着喜气洋洋的气氛,迎亲的婚车已经来了半个小时,还没有回程的迹象。


    房间里,一个男子单膝跪在地上,对着坐在床上披红挂彩的新娘说道:“我再问你一句,你到底跟不跟我走,两万块钱,我现在确实是拿不出来,等咱们结了婚,我会再送两万来,你看行不行?”


    “我说老嫂子,驴儿家的情况你也知道,你这个时候临时加上车钱,确实是为难人了,你让我这个做媒人的也难做……”媒人此时也开始为新郎说情了。


    “你们什么也别说了,这两万上车钱,必须现在就拿来,现在离十二点还有三个小时呢,回去借吧,反正都是一个村,也没有几步路,回去借了钱再来娶亲”。新娘子的母亲一口回绝了商量的可能性。


    媒人走到新郎身边,伸手拉了他一把,示意出去谈,在这个过程中,新娘至始自终都没说一句话。


    “驴儿,你咋想的,家里还有钱吗?”


    “三叔,我家啥情况你不知道啊?彩礼钱已经把我家掏空了,办酒席的钱都是借的,再拿出来两万,我上哪弄去,我又不会拉屎成金”。新郎张小驴愤愤的说道。


    “别扯那些没用的,回去借吧,都到了这个份上了,这婚总不能不结了吧”。媒人三叔说道。


    张小驴闻言回头看了看新娘家,再看看离这里有二里多路的自己家门口也是人头攒动,都在等着自己迎亲回去呢,但是这两万自己确实是没地找去。


    “我再去问问她,这婚到底还结不结了?”说罢,回头向屋里跑去,三叔一把没拉住,心里想,这是要坏事,于是紧跟着跑回了院子里。


    伴娘和小舅子一看张小驴跑了回来,赶紧关了门要红包才肯开门,妈的,刚刚要了一茬了,这会还要,张小驴敲了敲门,说道:“陈晓霞,我再问你一句,是不是我今天拿不出来两万的上车钱,你就不嫁了是吧?”


    “你说的对,不嫁了,这点钱都拿不出来,我闺女跟你结婚也是受罪,我们不嫁了”。准丈母娘一口回绝道。


    张小驴闻言,调头就走,但是走了几步又觉得这事真是他.妈的太窝囊了,你们要是早点讲好了,要多少钱我觉得可以就拿,谈不妥就拉倒,就是这两万,你要是早一天说我可以去借,他.妈的这就要上车了,你给我来这一出,我是来接亲的,又不是上市场进货,我哪会准备这么多钱?


    越想越是气恼,回头一脚踹向了新娘子所在的房间门,不知道是这门太不结实了,还是张小驴的力气太大,总之,这一脚下去,门板被踹倒了,门板后面砸到了小舅子和两个伴娘。


    然后,张小驴在屋里人目瞪口呆之时,撕掉了胸花,脱掉了专为结婚买的西服,就连领带都拉扯下来扔掉了。


    “驴儿,小驴儿,你这是干什么?”媒人三叔一把拉住了张小驴,质问道。


    张小驴看了他一眼,然后挣脱了他的手,说道:“这婚老子不结了,我就不信了,除了他陈家的闺女,我张小驴就得打光棍,我就不信这个邪,还有,把我们家的彩礼明天给我送回去,少一分钱老子让你们过不了年”。


    鼓也不敲了,唢呐也没人吹了,一众人看着发疯似的新郎,无言以对。


    “大家伙都散了吧,该给你们的钱,明天到我家里来拿,我给你们送去也行,这婚不结了,为啥不结了,新娘临时要加两万的上车钱,老子没钱,这媳妇就算了,不娶了,散了吧”。说罢,张小驴将西服外套搭在肩膀上,向家里走去。


    新娘子没上车这事先张小驴一步传到了他的家里,家里杀猪宰羊的人们都还在忙活着呢,听到这消息,暂时停下了手里的活,张小驴的父母都是村里的老实人,闻言气的在家里跺脚,可是有什么用,而且刚刚陈家打来电话了,说是这门婚事到此为止,就是再加十万也不会嫁给张小驴了,原因当然是张小驴把新娘子家给砸了。


    张小驴回到了家里,在众目睽睽之下回到了洞房里,本来这里挤着不少人,但是看到张小驴回来了,哄的一下都散了,谁也不想触这个霉头,等到他再次到院子里时,院子里一片狼藉,既然新娘子没娶来,谁还会留下吃饭呢,买的这些东西正好可以过年了。


    “咱们家这情况,有人肯嫁给你就不错了,你说你,好容易说上门亲事,这都临门一脚了,你自己就这么搅黄了,你这是要气死我啊?”张小驴的母亲腿脚不利索,拄着棍子站在洞房门外骂张小驴道。


    “妈,你还看不出来吗,他们这是临时后悔了,这才要求加钱的,除了加钱,还要我结婚后和你们分家,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,让你们为了我的婚事背一屁.股债,而且她妈说了,分家绝不会分一分钱的债,这是人说的话吗,以前吧,我还觉得陈晓霞是个通情达理的姑娘,今天看看,她全听她妈的,算了,还不都是因为咱家穷呗,没啥,过了年我看看能干点啥,挣点钱,明年再找呗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
    天色渐暗,张小驴坐在屋顶上抽烟。


    “哥,想啥呢?你平时不是挺能忽悠的吗,怎么这次嫂子就没能被你忽悠来呢?”


    张小驴扭头看看妹妹,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,叹口气,将烟蒂扔下了屋顶。


    “小妹啊,你要记住了,兜里有钱,心里不慌,你哥我兜里没钱,就是再会忽悠,那也是白搭,遇到陈晓霞她妈那种较真的就完蛋了”。张小驴非常无奈的说道。


    刚刚想站起来从房顶下去,一抬头,看到自己家后山的山顶上有一团光,影影绰绰的,张小驴对小妹说道:“去帮妈做饭吧,我去山上地里看看,前天收的地瓜都还晾着呢,别被人给偷了,我待会就回来吃饭”。


    “山上那是干什么的,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小妹问道。


    “不会,我去看看就回来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20-4-17 18:18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2章 野地直播

    张小驴家是陈家寨的外姓人,整个陈家寨就只有张小驴一家姓张,因为他的父亲是入赘来的陈家寨,所以在寨子里的地位不高,在张小驴长大之前,地位更低,就连寨子里分的田地都是最差的,在一座土山的山顶,这里是陈家寨最高的地方,种地完全是靠天吃饭,下点雨也都很快流走了,所以山顶一直干旱,只能种植一些地瓜和玉米。

    前几天刚刚收获的地瓜还没来得及背下山,山顶的灯光让张小驴加快了脚步,他生怕是陈家的报复,要是这些地瓜被毁了,那这下半年的收入就彻底泡汤了。

    半路上找了根棍子,张小驴一路不知道绊了几个跟头,总算是赶到了山顶,但是却发现那一点光影越来越大,离着光影还有四五十米的时候,张小驴发现,那是一座野营的帐篷,这个时候谁会到自己家田地里来野营呢,他在一垛地瓜秧子后面蹲了下来,静观其变,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   这时候,天色更加的暗了,帐篷里亮着灯,可以说,里面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的很清楚,此时张小驴发现,里面是两个人,从头发的长度和其他的身体特征来看,里面是一男一女,而且还拿着一根棍子摇来摇去,棍子上好像是手机。

    因为离的远,张小驴听不到这对男女在说什么,只是能看得出这两人在不时的对着棍子上的手机做着各种动作,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张小驴看到这两人居然开始脱衣服了。

    一股热血涌上了头,要是没什么意外的话,此时自己应该是在和陈晓霞洞房呢,没想到此时却在看别人的洞房,这真是莫大的讽刺。

    他在外面可以看到帐篷里的一举一动,但是帐篷里的人却觉察不到外面的动静,因为张小驴为了降低可能发出的声音,他是慢慢爬过去的。

    终于,在距离帐篷还有七八米远的地方,他停在了另外一垛地瓜秧子旁边,龟缩在地上一动不动,静静的看着帐篷里的这对狗男女的表演。

    帐篷里的说话声也能听的一清二楚,此时男的将手机固定在了一个直立的棍子上,回头开始了和女人的亲密接触,看的张小驴血脉喷张,但是他一直都在努力的忍着,想着怎么对付他们,这对狗男女居然在夜里偷偷来自己田地里搞破鞋,简直是太不要脸了,他想着怎么对这对狗男女收点场地使用费。

    “老铁们,我们现在是在山里,山里的信号不好,好容易找到一个信号好的山头上,我这次呢,是跟着女朋友回老家,这次真的是野战,给你们看看帐篷外面的景色……”说罢,这个男人居然拿着手机爬出了帐篷,张小驴立刻往后缩了缩,躲在了地瓜秧子垛后面,趴在地上不敢吱声。

    男人拿着手机对着周围的景色转了一圈,还对着帐篷里照了照,然后就钻到了帐篷里。

    “各位老铁,小礼物走一走,刷的礼物越多,跑车,游艇,我们接下来的表演就更加精彩,看看这是什么,这是新买的羽毛蕾丝面罩,待会我和女朋友会戴上这个面罩,到时候就能表演的更加开放一些了,因为是在她的老家,她有点害怕,被寨子里的人遇到就不好了……嗯,在哪里,这个老哥问我们现在哪里,这个不能说啦,只能告诉你们,这里是山里,空气非常好,一点雾霾都没有,唯一的缺点就是信号不是很好,下面寨子里都没有4G信号,我们是跑到了山顶才能有4G信号的,不然的话,今晚的直播就泡汤了,来来,礼物走一走了……”

    男的不停的在吆喝,好像是在对着手机卖什么东西似的,与此同时,他的手也不老实,不时的在女人身上来回摩挲着,还会伸到女人的衣服里去。

    虽然有些冷,但是张小驴依然选择继续等下去,他倒是想看看这对狗男女到底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
    晚上九点多了,这对狗男女终于进行到了实质的阶段,这真是让张小驴大开眼界,虽然他不是初哥,但是看着帐篷里这对狗男女各种姿势变着花样来的场景,依然免不了热血上头,他觉得自己要是再继续看下去,非要崩了不可,于是点了支烟,站了起来,提着棍子走了过去。

    张小驴这家伙其实真是够坏的,眼看着这对男女都到了关键时刻,可是这个时候去搅和,搞不好就会让这对狗男女落下病根,他才不管这些呢,这里是我的田地,就是我的地盘,你们在我的田地里瞎胡搞,经过我同意了吗?

    他走过去,听着里面呼天喊地的叫喊声,在帐篷前面慢慢蹲下来,伸手拉开了帐篷拉链,嘴里还叼着烟卷,因为风向的缘故,燃烧的香烟有些熏眼睛,这是帐篷里的一对男女第一眼看到的张小驴尊容,一个拿着棍子,眯着眼的男人蹲在帐篷门口,而此时女人跪在帐篷里正对着张小驴,那个男人跪在女人的身后,而他们和张小驴之间,隔着一个三脚架,三脚架上放着一部手机。

    如果这时候张小驴看一眼手机屏幕,他看到的一定是满屏的咒骂弹幕,因为帐篷里的两人看到张小驴那一瞬间就愣住了,可是通过手机看他们表演的人还以为是到了关键时刻卡了呢。

    “啊……”女人一下子惊叫起来,迅速的躲在了男人的后面,男人也在向后躲,帐篷根本没有固定在田地里,一时间人仰马翻,帐篷也倒了,两人好一会才找到了帐篷的出口。

    张小驴没动,就站在那里等着,等着这两人出来。

    但是让张小驴没想到的是,先出来见自己的不是男人,倒是女人先出来了,她怯怯的走到了张小驴身边,小声叫了声:“姐夫,这事你能别说出去吗?”

    “卧槽,姐夫?……”张小驴一下子呆住了,于是凑近了看向这个女人,不是陈晓棠是谁,她姐姐陈晓霞,就是他白天没能娶来的新娘子,但是没想到这个准小姨子居然在夜里,在野地里和野男人搞这一套,还直播给全国的网友看,这他.妈都是什么事啊?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20-4-17 18:19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3章 恬不知耻

    虽然她姐姐没能成为自己的新娘,但是陈晓棠没少为自己和陈晓霞的事打掩护,所以他对陈晓棠还是有好感的,想到这里,一时火起,抄着棍子就朝刚刚钻出帐篷的那家伙冲了过去,陈晓棠没反应过来,等她追到了帐篷旁,她的男朋友早已被张小驴打的蜷缩在地上了。

    “别,别打了,别打了,我们下次不敢了……”男人跪在地上,抱着头气喘吁吁的说道,他真的是再不敢动了。

    “姐夫,你干嘛啊,他是我男朋友,他惹你了,你打他干嘛?”陈晓棠心疼的抱住跪在地上的男子,很不满的对张小驴吼道。

    “你给我滚一边去,滚,再不滚开我叫你爸妈来,问问他们还要脸不,你出去打工就学会这个了,思想挺开放啊,滚……”张小驴又举起了棍子,但是这次男子把陈晓棠推开了,冲着张小驴说道:“来,你要打是吧,来,打我,别为难她,有本事你打死我”。

    说着男人还站了起来,陈晓棠挡在两人中间,好说歹说,终于是劝着这两人都住了手。

    张小驴也累了,走了几步,坐在地上,回头看着陈晓棠和那个男人,说道:“滚,立刻给我滚回去,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”。

    “你先回去吧,我和他待会”。陈晓棠小声对男子说道。

    男子看了看张小驴然后收拾了东西,背着包下山去了,但是陈晓棠没走,自己姐姐悔婚,张小驴肯定是恨死了陈家,所以自己要是这个时候走了,明天一早自己干的丑事就可能全寨子里的人都知道了,在没有得到张小驴的承诺之前,她不敢走。

    陈晓棠坐在离张小驴很近的地方,双手抱膝,说道:“现在出去打工赚钱越来越难了,这一年除了吃喝拉撒基本剩不下多少钱,那个男人是我男朋友,山前小河洼村的,他们村很多年轻人都在做直播,他们村通了宽带,不像是我们这里,连个网络也没有,做直播比打工还赚钱,还不用卖力气”。

    “是吗,你们这不算是卖力气吗,我看你们挺卖力气的”。张小驴讽刺道。

    “姐夫,我知道你肯定是看不起我,但是我没办法,他喜欢这么做,这样的直播很赚钱,今晚一晚上就能赚七八万,比我一年打工赚的都多,因为两万块钱你没能结成婚,你说这事上哪说理去,姐夫,现在是笑贫不笑娼,再说了,我也没出去卖去,就是这样赚点钱而已,而且我们都带着面具呢,没人知道是我,你别告诉别人,好不好?”陈晓棠说到这里,扭转了头,看向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张小驴闻言一愣,他震惊的不是陈晓棠这一套不要脸的说辞,而是他们一晚上赚的钱,前前后后也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,在手机前挠手弄姿,到最后的真刀实枪,一晚上七八万,这他.妈的来钱也太容易了,自己在这块土地上种十年地也赚不了这么多的钱啊。

    “直播真的这么赚钱?”张小驴问道。

    陈晓棠一看张小驴对这个感兴趣,立刻来了精神,只要是他不把自己的丑事说出去,怎么着都成,于是挪动着屁.股再次靠近了张小驴。

    “真的,你要是想直播的话,我可以教你,而且我们寨子这些在外面打工的,也有很多人在做直播,这不马上到春节了嘛,他们至少要回来一个月,你可以问问他们,确实很赚钱,我听说他们做的好的,一年几十万不是问题,不过唯一不好的地方是,咱们寨子里没有宽带网络,唯一信号比较好的地方就是这山头了,要不就是对面那些山头,可是离咱们寨子好几里地呢,不方便”。陈晓棠说道。

    这一点张小驴知道,在山下寨子里信号确实不好,有时候发个微信信息都要好久才能凑巧发出去,手机上网那更是费劲,主要就是看运气,发信息还好点,什么时候发出去不着急,但是对网速要求极高的直播那就不行了,必须要达到4G网络才行。

    “你回去吧,我不会把这事告诉别人,你以后也不要做这事了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“是,不做了,对了,姐夫,你和我姐的事怎么办?”陈晓棠问道。

    “怎么办,回去问你.妈”。张小驴一听这事就来气,起身拿着棍子朝山下走去,陈晓棠颠颠的跟在后面。

    到了寨子外围时,张小驴进了寨子,但是陈晓棠却被藏在黑影里的人叫走了,张小驴知道那是陈晓棠的男朋友,也没管他们,直接回家了。

    说实话,张小驴是看不起这对狗男女的,为了钱连这事都能干的出来,但是一想到钱,张小驴的心里就莫名的心痛,是啊,陈晓棠说的不错,现在是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,因为两万块钱,自己忙活了大半年的婚礼就嗝屁了,他想到在手机上看到的一句话,此刻觉得特别有道理,世上的问题百分之九十九都能用钱解决,剩下的百分之一的问题是因为钱不够多。

    “沈乐,你怎么还没走,我以为你回家了呢?”虽然意外,但是陈晓棠还是感到一丝惊喜。

    “我一直都在远处看着你们呢,我怕他对你不利”。

    “他是我未来的姐夫,能对我咋滴?”

    “算了吧,我看他这个姐夫是当不成了,妈的,对我下手这么狠,胳膊被打出血了,要不是看你的面子,我一定和他拼到底……”

    “行了吧你,他是我们寨子里最能打的,再来十个你也不是对手,别嘴硬了,走吧,回去我帮你上点药”。

    “他怎么说的?”沈乐问道。

    “他说不会把这事说出去,谁知道呢,因为我姐的事,我很担心他会不会说话算话”。陈晓棠说道。

    “嘿嘿,这还不简单,你和他直播一次就完了呗,姐夫与小姨子,卖点多好,保证一晚上十万不是问题,我再帮你找人预热一下”。沈乐搂住陈晓棠,在她耳边说道。

    “你,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陈晓棠一把把他的胳膊甩开了,有些气恼的说道。

    “你看你,这么激动干啥,我在县城里看了一套房子,一百三十多平,要七十多万,你和他直播几次,咱们就能买得起那房子结婚了,你不想住城里啊,这山沟沟里你能住的惯?”沈乐恬不知耻的说道。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20-4-17 18:19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4章 老子不会穷一辈子

    不得不说,沈乐是个哄女人的高手,他能准确的把握住女人的脉搏,知道她们想要什么,就像是陈晓棠,一开始也不同意干这种事,但是耐不住他的死缠烂打,从一点点的缺口打开,直到现在的驾轻就熟。

    欲.望的闸门一旦打开,就将再也不可能合拢闸门了,只能是任由欲.望直冲而下,任何阻挡欲.望的东西都将会被摧毁。

    虽然因为一场胎死腹中的婚事闹心不已,可是陈家也收获了另外一份喜悦,那就是小女儿带回来的男朋友,离家不远,出手阔绰,这次来陈家买了不少东西,而且还给了陈晓棠的母亲一个红包,足足一万元,要是陈晓棠的母亲知道一万元是怎么来的,不知道会怎么想。

    这是沈乐第一次来陈家,当然也是第一次见到陈家的家里人,尤其是第一次见到陈晓霞,披红挂彩的陈晓霞浑身上下透露着少妇的娇媚,不然她也不会被张小驴看上,张小驴使足了百般手段才弄到手,可是却因为两万块钱彻底黄了,这给了沈乐机会,他的脑子里想出了一个邪恶的计划,当然,此时躺在他怀里的陈晓棠是不知道的。

    “我刚刚说的事怎么样,等到攒够了钱,我们就不做这事了,毕竟也不安全,老是换平台粉丝也不能聚起来,就一次,好不好”。沈乐的手一边在陈晓棠的身上游走,一边在他的耳边说道。

    “我不,不要……”陈晓棠说道。

    “是吗,真的不要吗?”沈乐的手更加的不老实了。

    “嗯,不要,你知道我姐夫叫什么吗?”陈晓棠的声音有些迷乱,不知道是不是被沈乐的话引导想起了张小驴,还是被他的手抚摸的,总之她闭着眼,想了些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
    “我管他叫什么呢,我只喜欢听你叫”。

    “滚吧你,他叫张小驴,上山驮庄稼的驴,我偷看过我姐和他干那事,他简直不是人,就是个牲口,也只有我姐能受得了他,我可受不了,你不要乱打主意了,我不干,也不敢”。陈晓棠说完,一翻身骑在了沈乐的身上,反客为主。

    这对狗男女是被院子里的吵闹声叫醒的,一大早张小驴就来到了陈家,他是来要回彩礼钱的,毕竟那也是他全家这么多年省吃俭用攒下的,三斤三两重的百元大钞。

    听到外面的吵闹声,陈晓棠匆忙套上秋衣秋裤就出了门,看到陈晓霞站在一旁掉眼泪,而她母亲拿着擀面杖,她爹拿着铁锹,她弟弟拿着一把斧子严阵以待。

    “行,钱我不要了,晓霞,你现在跟我走,昨天的事咱们就一笔勾销了,我也不会记仇,这样好了吧,毕竟咱们俩也处了好几年了,你就真缺那两万块钱吗?”张小驴有些难过的说道。

    “滚出去,我们家的闺女不嫁你这样的穷光蛋,当初你怎么骗我闺女的我还没和你算账呢,你还在这里扯淡”。陈母说道,院子外面的人越来越多,陈母的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
    陈晓棠一看这架势,非要打起来不可,于是冲过去,一把拉住了张小驴,把他拉到了自己屋里,此时沈乐刚刚提上裤子,这也是张小驴第一次清晰的看见这个家伙,脸上被自己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
    “你看着他,我去劝劝我爸妈”。陈晓棠对沈乐说道。

    沈乐此时不怕张小驴再打他了,但是张小驴根本不搭理他,其实是从心里根本看不起他,和自己的女人搞那屁事赚钱,自己是做不到,所以也不会给这样的人好脸色看。

    “姐夫,抽一支”。说完,从烟盒里倒出来一支烟递向了张小驴。

    他对张小驴很感兴趣,当然张小驴不知道他对自己感兴趣是因为啥,要是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估计现在沈乐早被打的满地找牙了。

    张小驴根本不搭理他,沈乐讪讪的笑了笑,自己点上了烟,看看门外,小声说道:“兄弟,没必要这么较真,这家人认钱,只要是钱给到位了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真的,你看看她妈那个势利眼,说真的,昨天我都想把钱给你垫上,但是被她妈给拦住了,她说你还不起,我最烦这种突然袭击了,临上车了再要钱,这不是要命吗?这就是赤果果的要挟,你昨天没把人接走,真是够爷们”。

    陈晓棠的意思是让沈乐劝劝张小驴,但是没成想沈乐一直都在煽风点火。

    不一会,陈晓棠回来了,沈乐看了她一眼,使了个眼色出去了,那眼神里是什么意思,陈晓棠是在沈乐出去之后才明白,想起沈乐昨晚说的那些话,陈晓棠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。

    “嗯,那个,姐夫,我妈刚刚说,钱可以退,但是只能退你一半,毕竟这事……”

    “你说什么?”张小驴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,其他房间的人都在听着这个房间的动静,听到张小驴的声音,心里一哆嗦。

    “姐夫,你先听我说完好不好,我姐虽然没嫁成,不管怎么说,她可是和你早就那啥了吧,而且我问过我姐,她的第一次可是给了你的,你还不知足,你们好了几年了,你心里没数吗?”陈晓棠压低了声音,说道。

    “就为了这事,扣一半钱?”张小驴问道。

    陈晓棠点点头,“我爸妈心里有苦说不出,要是全部都退给你,我爸妈的脸往哪搁,寨子里的人可都是知道你们俩好了好几年了,要是都退给你了,那我们家这哑巴亏是不是吃的太那个了?”

    张小驴抬手指着陈晓棠,说道:“行,你们家行,真行……”

    眼看着张小驴这就要爆发出来,陈晓棠上前一步,紧紧抓住了张小驴的手,本来张小驴是抬手指着陈晓棠的,可是被她这么一抓,等于是她整个人都吊在了张小驴的胳膊上,等到张小驴的手落下时,正好落在了她的胸部,本来就因为穿着一件单薄的秋衣而漏点的她,此时更是将自己的饱满送到了张小驴的手上。

    “你干嘛?”张小驴吓了一跳,虽然入手绵软,但他此时毫无心情感受,甩开了陈晓棠的手冲出了房间。

    此时陈晓霞泪水涟涟的站在堂屋门口,张小驴看了她一眼,指着她说道:“你就好好听你.妈的吧,老子不会穷一辈子,早晚有你后悔的那一天”。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20-4-17 18:2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5章 山野刁民

    张小驴没敢把陈家的回话告诉父母,退还一半,那就是六七万,三斤三两重的百元钞票是十四万三千五,张小驴无话可说,陈家说的也对,毕竟自己和陈晓霞也好了这么多年,要是一分钱得不到,陈家也太窝囊了。

    张小驴没回家,直接饶过家门去了后面的山上,此时自己家田地里有几个刚刚回来过春节的年轻人在玩,当然了,就是一人拿着个手机,还不时的大呼小叫的,看样子是在打游戏。

    “姐夫,姐夫……”张小驴倚在地瓜秧子垛上抽烟,回头一看是陈晓棠气喘吁吁的爬了上来。

    张小驴没理她,又点了一支烟,她身后几十米的距离,还有她的男朋友沈乐也在慢慢爬上来。

    “啥事?这事和你没关系,你就别掺和了,有多远滚多远,回去告诉你姐,我和她彻底没戏了,她这么听你.妈的话,就让她在家里做个老姑娘吧,我看看这十里八乡谁敢娶她,她啥时候结婚,老子就啥时候去砸场子,不信你试试”。张小驴愤愤的说道。

    “姐夫,我刚刚和我爸妈说了一下,他们同意,退给你们家十万,这事就算是过去吧,别再闹了,这马上就要过年了,别让寨子里的人看笑话,好吗?”陈晓棠说道。

    张小驴一听,又多了两万多,这也是钱啊,能回来多少是多少吧。

    “我问你,村里人都知道我家这地方能上网玩吗?”张小驴指了指后面几个打游戏的小年轻,问道。

    “不太清楚,怎么了?”陈晓棠不明张小驴是啥意思。

    “你不是和村里那些做直播的,爱上网玩游戏的年轻人熟悉吗,帮我个忙,告诉他们,这里上网快,都可以到这里来上网,来的人越多越好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陈晓棠有些懵,她不明白张小驴想干什么,弄那么多人到这里来,踩来踩去,这田地都踩瓷实了,开春怎么种地,还要再花时间翻地,他到底想干么?

    “姐夫,你没事吧?”陈晓棠问道。

    “别叫我姐夫了,我们俩再没关系,你就帮我这个忙就行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“这没问题,我们寨子里在外打工的年轻人有个微信群,我在群里说一下就行,有的去年就知道,可能有的还不知道吧,不过,这田地踩来踩去的……”

    “这你不用管了,你只要告诉他们,这里上网快就行”。张小驴板着脸说道。

    “那行,那钱怎么还给你们?”陈晓棠问道。

    “让媒人三叔去拿回来吧,我再不想登你们家的门槛了,太高,迈不过去,我怕把自己摔死”。说完,张小驴起来拍拍屁.股下山去了。

    刚刚走了几十米,被沈乐拦住了。

    “兄弟,借一步说话,找你说点事”。沈乐回头看看陈晓棠,然后追着张小驴下山了。

    陈晓棠当然知道沈乐想告诉张小驴什么事,他让自己去和张小驴说,自己死活不同意这事,这不,他自己腆着脸去说了,姐夫和小姨子的确是很好的卖点,可是自己怎么也不会做这事,自己还想要点脸呢,虽然为了钱,自己全身上下也就剩面具遮盖的地方没被人看了,可那是别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情况下啊,张小驴可是自己的准姐夫,他知道自己是谁,自己也知道他是谁,这事怎么能干呢?

    她一直都很紧张的看着下山的两人,沈乐一直都大步流星的跟着张小驴身后,不停的说着什么话,可是忽然间张小驴停下了,回头看了山上的陈晓棠一眼,回头再看看沈乐,只见张小驴趁着他不注意,上去就是一耳光,这还不算完,接着就是跳起来一脚踹向了沈乐。

    沈乐直接被打懵了,刚刚还说的好好的,这怎么说动手就动手,这山野刁民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,可是张小驴不管这些,追着沈乐打。

    昨天张小驴打沈乐的时候,陈晓棠一直都是极力维护,甚至挡在张小驴面前不让他打沈乐,可是这一次,当他看到张小驴打沈乐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居然突然一松,紧张了好一会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。

    因为她知道沈乐会告诉张小驴什么事,也知道张小驴为什么打他。

    “滚,现在就滚,立刻滚出陈家寨,否则,我把你腿打断,让你在家过不了年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沈乐爬起来指了指张小驴,连狠话都没敢放,立刻连滚带爬的下了山,此时陈晓棠也走到了张小驴的身旁。

    “你看看你交的什么男朋友,简直就是混账,那种话都说的出来,还要脸吗?”说完,张小驴头也不回的下山了。

    本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,但是没想到沈乐满脸血迹的回到了陈家,添油加醋的把张小驴打他的事说了一遍,这下好了,陈家认定是张小驴报复,嫉妒自己家未来女婿有钱,带着一帮人就跑到了张小驴家门口,堵着门口骂了起来。

    张小驴回到家门口时,陈母在张小驴家门口已经骂完了上半场,正在休息,准备骂下半场。

    而张小驴家呢,大门虽然开着,但是没一人敢出头,张小驴的父亲是入赘,常年卧病,母亲虽然是陈家寨的人,但是不善言辞,腿脚不利索,要不然张小驴也不会读完了初中就辍学在家了。

    张小驴拨开了人群走了进去,站在自己家门口,看着对面几米远的陈家人,这下陈母看到正主来了,一下子来劲了,指着张小驴的鼻子就要开始骂,但是还没等开口呢,张小驴倒是先说话了:“怎么滴,来抄家啊?”

    “你为什么打我们家亲戚,自己没本事就打人家,有本事你去赚大钱啊,我告诉你张小驴,你就是一头犟驴,拉磨的驴,你们家活该穷一辈子……”陈母那是什么话难听说什么,什么恶毒的话都骂出来了。

    张小驴也没说话,回头进了家门,看热闹的都以为张小驴怕了,就在陈母骂的最起劲的时候,忽然看到张小驴扛着铡刀片子出来了,虽然不比包青天的虎头铡,但是那铡刀片子也是很唬人的。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20-4-17 18:2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6章 谁找茬

    好在陈晓棠是个明白人,在知道了是因为沈乐被打的事,更是心虚,在张小驴发作之前,连拉带扯的把她妈拉回了家里。

    张小驴没闲着,从家里拿了砍刀就要出门,但是被小妹给拦住了。

    “哥,哥,你这是干啥去,别让咱爸妈操心了行吗,他们身体不好,你要是杀了人,咱家就更没法过了”。张小米以为她哥哥这是要去杀人了。

    “你放心,我没这么傻,娶不上媳妇就杀人啊,想啥呢,我去山上看看,地里还晾着地瓜没收回来呢,我去看着点,放心吧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张小驴有件事有利可图,当他抱着一捆木桩到了山顶自己家地头时,看到了更多人在自己家地里玩手机,还不时的交流着什么,看到张小驴过来,不时的和他打招呼,大家都是一个寨子里的人,虽然张小驴家是独门独户,但是没人敢惹他。

    “驴哥,这是干啥呢,要不要帮忙?”

    “不用,你们玩你们的,怎么样,这里玩游戏还行吧?”

    “太行了,可惜就是站着累了点,也冷,玩不了多大会就得下去,还就是这里信号好,寨子里是白搭,根本打不开游戏,这都他.妈的什么年头了,除了这个山头上,这一带还是2G信号,也不知道乡里这群饭桶是干什么吃的,我坐车回来,一路上那叫一个揪心啊,眼瞅着手机上的信号从4G变成了3G,到了寨子里彻底成了2G了,除了打电话,其他都不能干,发个微信也是碰运气,简直是难熬啊”。

    张小驴点点头,手底下的活没停着,沿着自己家田地的边缘,一根根木桩砸了下去。

    下山时天都黑了,陈晓棠没想到张小驴会主动联系她。

    “姐夫,找我有事?”陈晓棠来到了张小驴说的地方,看到张小驴坐在黑影里抽烟,怯怯的问道。

    “你男朋友呢?走了?”

    “你说沈乐啊,走了,回小河洼了”。陈晓棠紧张的说道。

    “你找他有啥事,姐夫,求你了,别再闹了,他虽然浑了点,但不是坏人,对我挺好的……”

    “对你挺好的?陈晓棠,你脑子是咋长的,我发现你们姐俩真是极品,脑子进屎了?你姐就是太没主意,什么都听你.妈的,你就是太有主意,什么事都敢干,你知道沈乐和我说的什么吗?”张小驴问道。

    “知,知道一点”。陈晓棠一下子觉得自己真是无地自容,开始是被张小驴发现了自己和沈乐干的丑事,现在倒好,自己这是在做丑事上一去不复返了。

    “你知道?”

    “不,不知道,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啥”。陈晓棠矢口否认道。

    张小驴懒得和她说这些屁事,说道:“你给他打个电话,就说我向他道歉,不该打他,虽然他说的事情混账了点,但是打人不对,嗯,另外,问问他,你们那个帐篷是从哪买的?”

    “帐篷?你说的那种简易帐篷?在县城买的,也不贵,你要买?”陈晓棠问道。

    张小驴点点头,又问道:“县城什么地方?”

    一大早,夜色还笼罩着陈家寨,张小驴骑着摩托车到了寨子门口,陈晓棠早已在那里等着了。

    张小驴不想浪费时间,陈晓棠也确实想帮他,所以主动要求可以去跟着张小驴去县城买帐篷。

    “你抱着么紧干嘛,勒的我都喘不上气来了”。张小驴边开车边说道。

    “你开的太快了,我怕掉下去”。反正已经离寨子很远了,陈晓棠也放松了心情,大声在张小驴耳边说道。

    不知道陈晓棠是不是在报复,反正是这一路上抱的张小驴死死的,生怕他跑了似的,虽然天气不是很暖和,再加上开车,张小驴的驴下货居然没有被冻的萎缩,反而是龙精虎猛,一幅昂扬斗志的架势。

    “姐夫,你买这东西干嘛?你不会也想野战直播吧?”陈晓棠俏皮的问道。

    “是,我准备和你直播你干嘛?”张小驴一句话就把多嘴的陈晓棠封死了。

    张小驴没敢多买,只买了十顶帐篷,先试试水,买的太多了到时候砸自己手里就麻烦了。

    “老板,给我电话吧,要是不够用,你能给送货吗?”张小驴问道。

    “哪里的?”

    “陈家寨”。

    “要的多了可以,起步十顶以上,少了不送货”。

    “那行,再联系”。

    买完了东西,路过一家李宁专卖店时,张小驴停下车,陈晓棠也跟着下来了。

    “你想买什么东西?”陈晓棠问道。

    张小驴不吱声,挑了一双李宁女士小白鞋,妹妹张小米念叨好久了,但是自己一直没时间进城,望山乡是没有李宁专卖店的。

    “也给我买一双呗,我这鞋也旧了”。陈晓棠问道。

    张小驴看看她的脚,说道:“自己去拿,贵了我不付钱,别想借机讹我”。

    陈晓棠白他一眼,鞋也没买,径直出了专卖店。

    捆绑结实,张小驴带着陈晓棠回了陈家寨,到了离寨子门口还有一段距离时,陈晓棠要求下车,但是张小驴不准,直接开着摩托车在寨子里招摇过市,因为马上就要到春节了,在外打工的都回来了,寨子里闲人也就多了起来,没事就在街上转悠。

    看到这一幕,很快,一个传言传遍了寨子,陈家大丫头不嫁给张小驴,张小驴这家伙就是驴性,又把陈家二丫头勾搭上了,而且传到了后来就是张小驴带着陈家二丫头去县城开房了,早晨才回来的,寨子里的人都看到了。

    张小驴没理会这些,将帐篷背到了山顶自己家地里,然后,将刚刚在县城买的几百米绳子,把昨晚砸下的木桩一根根连接起来,这样就把自己家在山头的田地圈了起来,看到这一幕,在他家田地里玩手机的小青年们都懵圈了,不知道张小驴这是要干啥。

   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,张小驴看着这些人,说道:“兄弟们,你们一年到头在外打工也不容易,难得有时间聚聚,我呢,就把我家这地贡献出来,你们可以在这里尽情的上网,打游戏,直播,干啥都行,那是你们的自由,二十四小时供应热水,你们想在这吃饭,我都可以帮你们做,但是有一条,在我家田地里,租我的帐篷,我都帮你们买来了,每天五十块钱,每人只能租一顶帐篷,不贵吧,包月一千,你们要是嫌贵,对面山头离这里也不远,也就离咱们寨子三公里吧,可以跑那里去上网玩,怎么样,价格公道吧?”

    “我说张小驴,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?这钱你也好意思赚?”他刚刚说完,就有人跳出来找茬道。

    张小驴笑了笑,将昨晚砸木桩的砍刀捡起来在手上拍了拍,说道:“没错,我就是想钱想疯了,老子他.妈的差两万没娶成老婆,你他.妈差这五十块吗?嗯?”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20-4-17 18:21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7章 我有脑子

    有道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这些人平时玩手机习惯了,上厕所可以不拿厕纸,但是绝对不能不拿手机,所以,要是回到了寨子里不能用手机上网,还不如杀了他们呢。

    “哥,这样好吗?”张小米有些紧张的看着哥哥张小驴,问道。

    “有什么不好的,他们不想在这里玩就走人,我们又没做什么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“不是,我说的是这泡面十块钱一碗,要不要就进价算了”。张小米一边在旁边的吊炉上烧着水,一边小声问张小驴道。

    “不行,我们费了这么大劲就是为了在春节捞一把,能赚的钱都要赚到手,一分钱都不能放过”。张小驴说到这里就想起来了陈晓霞。

    要是把她娶回来,自己也许还想不到这个赚钱的点子呢,这都是没钱逼的。

    张小米不知道她哥在想什么,笑笑说道:“那我们干脆再把价格提高一倍,二十块,那不是赚的更多?”

    张小驴闻言摇摇头,说道:“那不行,十块钱只是赚一倍多点,要是二十的话,就有点多了,你想,他们在这玩一天才五十块,要是一碗面就二十,他们就会想,还不如回去吃,两碗面就可以多玩一天了,永远不要把人当傻子”。

    “哦,我知道了”。

    “嗯,卖面赚的钱都给你,好吧,回学校好好买点吃的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“真的,太好了”。张小米高兴的说道。

    这时候,有人从帐篷里出来喊道:“老板,来碗面,加一根火腿肠,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 在这里玩的这些人现在都叫张小驴老板,但是背地里都骂他是奸商,可也就只敢背地里嘀咕嘀咕,就连第一天和张小驴叫板的那家伙,第二天还不是乖乖的来交了一千块钱包了一个月的帐篷。

    “哎,来了”。张小米答应道。

    “那是二蛋,这小子在这里吃了好几天了,待会给他送一杯咖啡,记住了,消费十碗面送一杯咖啡”。张小驴说着,拿出来一个纸杯子,将一包速溶咖啡倒进去。

    “二蛋,你的面,送你一杯咖啡”。

    “谢谢哥,来,进来坐会吧”。二蛋接过来咖啡放在一个小板凳上。

    这小板凳也是张小驴提供的,为此家里人吃饭都得站着了,能坐的,能放东西的微型家伙事都被他搬到这里来了。

    “来来,老铁们,看看我这个哥,这就是我昨天和你们说的那个奸商,把自己家地圈起来让我们上网的哥,简直是天才创意吧……”二蛋也是搞直播的,张小驴还是比较喜欢他的,可是其他人不喜欢他,因为这家伙一天到晚就是弹吉他唱歌,搞的一到夜里好像是闹鬼似的。

    虽然收到了很多投诉,可是张小驴也不能把他赶出去,再说了这家伙还是包月的,自己就更没理由赶他走了。

    其实都是一个寨子里的,都是熟人,所谓投诉也是闹着玩的,张小驴比较欣赏他是因为人家是凭本事吃饭,玩音乐的,也算是个文化人吧。

    “嘿嘿,别听他瞎扯,我是为他们服务的,你忙吧,不耽误你了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“不忙,驴哥,聊一会吧,一年没见你了,还挺想你的,嫂子的事我听说了,很不像话,虽然我也姓陈,但是这次我绝对不会向着他们说话,打算以后怎么办?”二蛋问道。

    “没想好,再说吧,过了年再说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张小驴没说实话,其实他心里早就有了计划,以前以为只要是守着家里人,照顾好父母就算是尽孝了,但是经历了娶亲不成这事之后,他算是看明白了,就算是再孝顺,手里没钱拿什么孝顺父母,因为娶亲不成这事,父亲又病倒了,他知道,父亲是窝囊病的。

    虽然张小驴在山上干的风生水起,可也招来了非议。

    这不,就在张小驴和二蛋在山顶上聊天时,张小驴家里来人了,是村长陈来喜,来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因为张小驴利用村里的土地出租赚钱,话里话外的意思很简单,就是让张小驴拿出来一些,别自己独吞了。

    张小驴是被父亲托邻居打电话叫回来的,山上留下了张小米烧水卖面。

    “老张,这事村里人意见很大,所以,你还是和小驴说一下,拿出点来,以平息众怒,要不然的话,我怕大家会有不好的做法,都是一个寨子里的,还是团结重要嘛”。陈来喜说道。

    “是是是,是这话”。

    “嗯,小驴来了你和他说说这事,我回去等信了”。陈来喜说完了事就走了,对于张家,他唯一比较忌惮的就是张小驴,他也是在等到张小驴上山了之后才来张家的,他根本不敢和张小驴面对面的谈。

    张小驴回来之后一听有些火大,老张看看他说道:“算了,散了吧,你拿了不少钱了,也该收手了,现在有人眼红了,你还想捞到什么时候?”

    “爹,你放心吧,我去找他说说这事,山上的事还没完,我要是现在这个时候撤了,那之前交钱的那些人还不得找我来退钱,那我这几天都白忙活了,不能退,爹,这事你不要管了,他要是再来找你,你让他找我来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老张知道,自己这个儿子主意太正,自己是管不了的,就像是几年前自己病了不能下地,他自己就自作主张辍学了,自己知道后让他跪下,扫地的扫把打散了三根都没能把他打回到学校里去,犟得很。

    天黑下来,张小驴打发妹妹小米下山之后,卖完了最后一波泡面,熄灭了火也下山了,但是他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陈来喜家里,要是不把他的嘴堵上,村里人,尤其是陈家人一定是说三道四,他们的儿子孙子赚了一年的钱,不给家里交回来多少,反倒是去给他张小驴送钱,他很担心这些人在一起嘀咕,然后自己再激起众怒。

    张小驴不会一味的蛮干,相反,他是有脑子的人,对农村人的劣根性熟悉的很,他们一方面没有门路,不知道怎么去赚钱,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对那些先自己一步富起来的人羡慕嫉妒恨,而且很善于聚在一起嚼舌头根子,说不定就有人会挑个头把自己这事给搅黄了。

    而且他们很信奉法不责众这个词,以为一哄而上就会没事,时刻都处在一种蠢蠢欲动的状态,可是他们也惧怕官员,哪怕是村里的干部。

    这就是张小驴所考虑的事情,一定要堵住陈来喜的嘴。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20-4-17 18:2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8章 始料未及

    “小驴,怎么是你啊,快点进来”。张小驴什么都没带,因为他明白的很,陈来喜是想要钱,既然是这样,给你钱就是了,再拿别的东西,一个是太扎眼,村里人看到就不好了,而且既然要决定分给他一杯羹,再送其他的东西,多一粒米都是赔的。

    “嫂子,来喜哥在家吗?”张小驴问道。

    “没回来呢,好像是说村里在开会,还不是因为你的事,村里人嚼舌头的人多,你来喜哥不能不管”。陈来喜的老婆说道。

    张小驴进了门,看到婴儿车上的孩子还没睡,他走过去逗弄了一下孩子,然后就坐在了门口的一张凳子上。

    这时候孩子哭了起来,来喜老婆也不避嫌,抱起孩子就开始喂奶,张小驴本这家伙一点也不讲究,人家女人喂孩子呢,你不避嫌也就算了,还拿出烟来点上,在门口抽了起来。

    “找你来喜哥有事?”

    “嗯,有点事,这不到了年底了,我来看看,也没给孩子买什么东西,这点小意思,嫂子不要推辞”。说完,从兜里拿出来一卷用红绳系着的钱塞向了孩子的怀里。

    你塞钱就塞钱吧,孩子的身体那么长,干嘛非要往孩子嘴边塞,人家孩子正在吃奶呢,毫无疑问,张小驴的手碰到了来喜老婆的奶.子,因为他的手有些凉,所以来喜老婆暖暖的奶.子被碰到之后,本能的哆嗦了一下,孩子正在吃奶呢,忽然吐出了奶头看向张小驴,把他吓了一跳。

    “吃吧吃吧,叔叔不和你抢”。张小驴笑道。

    叼着烟卷坐回到了凳子上,来喜老婆此时已经从孩子身上拿起了那卷钱,说道:“小驴,这可不行,你这……”

    “嫂子,你要是不要,就给哥说一声,说我来过了,村里的事,还得让他帮忙周旋一下,钱不多,我心里有数,要是再多一点,就犯法了,到时候对哥和我都不好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张小驴没待多大会就走了,陈来喜不在家,自己在他家里待的时间长了也不好。

    来喜老婆抱着孩子送到了门口,张小驴帮着关好门,但是他没走,而是摸黑到了陈来喜的房屋后面,从小窗户里可以听到来喜老婆哄孩子的声音,甚至都能听到孩子吃奶时吧嗒嘴的声音。

    他在等着陈来喜回来,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,不行就得再多送点,可是他来之前从手机上查了的,个人受贿五千以上就构成受贿罪,行贿的人也跑不了,自己无疑就是那个行贿的人,虽然这是陈来喜暗示的,可是人家毕竟没有明说,这是自己揣测的。

    半个小时后,陈来喜回来了。

    “怎么才回来,这都几点了”。来喜老婆非常不满的说道。

    “村委会开会,不开完怎么回来?”陈来喜说道。

    “张小驴来过了,等你一会你没回来,他就走了,这是他留下的东西”。来喜老婆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一卷钱,说道。

    陈来喜走过去拿起来解开红线数了数,说道:“四千九,这混蛋,就差那一百块钱啊,还不给我凑个整数?”

    “嗯,他好像还说了句什么,不能再多了,再多一点就犯法了,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”。

    陈来喜闻言一惊,好像一下子想起来什么似的,颓然的坐在椅子上,说道:“这家伙脑子还挺好使的”。

    “村里人都怎么说的?”来喜老婆问道。

    “哼,都是一些蠢货,见不得别人好,还有人说要把张家赶出陈家寨,要把那块地收回来,你说这是人说的话吗,当时分地的时候,就是欺负张家是外来户,把他们家的地分到了山顶上,想要浇地,水都得背上去,这些年张家受的欺负还少吗,也多亏这个张小驴是个不要命的种,要不然,张家估计要饿死了,这是看到张小驴赚了大家的钱,这就把地收回来,这不是扯淡吗?”陈来喜无奈的说道。

    “那怎么办,他送来的这钱……”来喜老婆问道。

    “既然送来了,就先收下吧,村里的事我会出面,又没多长时间,孩子们回来了,能去山上上网也是好事,省的去镇上惹是生非,还有这么远的山路,来来回回出了事,还不如花钱去张小驴那里上网呢”。陈来喜说道。

    “嗯,我看张小驴这孩子还挺懂事的,能帮你就多帮点,你可是村长,张家独门独户的,要是被村里人欺负了,乡里那边不好交代”。来喜老婆也替张小驴说话了,这让在屋后面偷听的张小驴笑了笑,看来钱能通神是真的。

    一大早,张小驴刚刚上山,就听到了山下寨子里的大喇叭里陈来喜的讲话。

    “老少爷们,今天说件事,最近有人一直向村委提意见,说是张家的小子在山上赚黑钱,要求村里出面干涉一下,这个呢,村委经过讨论,认为这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,有需要,才有市场嘛,再说了,就算是把山顶的市场取缔了,孩子们还是会去镇上,去其他有信号的地方上网,这都是因为我们村里没安装宽带嘛,村委经过商议,争取下个春节之前给村里扯上宽带,而且张小驴也意识到这件事做的是有些过了,主动拿出来一千块钱交给村里,下一年村里的路灯费都不用交了,都从这一千块钱里出,而且,老张家前几天家里出了什么事,你们都是清楚的,做人不要做绝,要给人留活路,好了,这事到此为止,谁要是还有不满,直接来找我,就这样了”。陈来喜在大喇叭里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   山顶的帐篷越来越多,密密麻麻,之前还有人可以在张小驴家田地里上随地大小便,现在不行了,不少年轻女孩子也上来上网,于是张小驴用玉米杆子夹了几个简易的厕所,这些人拉出来的屎尿也是肥料,不能浪费了,山顶有风,厕所建在下风口,一点也不影响山顶的气氛。

   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,这件事通过山上这些人的直播居然出名了,这是他没想到的。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20-4-17 18:22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9章 利益均沾

    张小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村委会的,这地方他没少来,都是因为和陈家人有矛盾来这里处理,平时没事从来不踏足这里,主要是这里基本都是陈家人把持,村委会的所有成员都姓陈,这里简直就是陈家的祠堂。

    在城市里生活的朋友们可能没有这种感觉,因为城市是一个生人社会,但是在农村这个熟人社会里,在某个村子里的独门独户那是很难过的。

    “找我有事?”张小驴进门时,看到陈来喜正在办公桌前抽烟,愁眉不展的样子。

    “你这下又给我惹祸了”。陈来喜说道。

    “我又惹啥祸事了?”这一次张小驴不承认不说,还理直气壮,究其原因,他觉得自己给陈来喜送钱了,你拿了老子的好处,老子还不该硬气点?

    “虽然我在村里大喇叭上说了,在山顶圈起来收钱,那是市场需求,但那是集体的土地,你这么搞不好,集体的土地你要出租的话,也得先租给咱们寨子里的人……”

    “你等会吧,谁说我出租集体土地了,我从来没租过地,我出租的是帐篷,只要是他们愿意,他们把帐篷拿到家里去也没问题,我家的田地是免费用的,不信你问问他们,我问他们要占地租金了吗?”张小驴问道。

    陈来喜一愣,但是一楞之下,就明白了张小驴这是在偷换概念,不过他确实是在出租帐篷,这也算是能糊弄过去。

    “这个先不说了,乡里来电话了,这事被省城的报纸从网上看到了,要来采访,乡里领导也要来,我把你叫来,就是想给你打个招呼,别到时候啥话都胡说,该说的说,不该说的别瞎说”。陈来喜说道。

    张小驴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明白,啥话不该说,啥话该说,你们村里干部说就完事了,干我什么事,我到时候躲起来不见不就完事了吗?”

    “废话,乡里还有三十多个村寨没通宽带网络呢,我们就是其中之一,我的意思是,借这个机会,看看能不能明年把宽带给接上,你不要为了一己私利阻扰这事,你要配合我”。陈来喜说道。

    “没问题,我什么也不说,就当我傻不就完事了嘛?”

    “屁话,你傻,能想出这个主意来,你告诉我,谁让你这么做的?”

    “陈晓霞和她妈逼的,让我配合没问题,你去帮我说说情,让陈晓霞跟我回去过日子,但有一条,那两万是没门,老子现在不缺那个钱,但是丢不起那人,她要是不嫁给我,谁敢娶她老子就砸场子”。张小驴恨恨的说道。

    “你爱砸不砸,和老子没关系,还有,别没大没小,你向谁称老子呢?小屁孩,一点规矩都不懂”。陈来喜说道。

    张小驴闻言笑笑,小声说道:“来喜哥,你今晚几点在家,我再去你家一趟,把你拿出来的那些补上,我这人知恩图报,谁帮我,我都忘不了,陈晓霞她妈那事,你再给我找补一下,看看还有戏没,要是她们家不服软,这婚事就彻底没戏了,我有了钱还能娶不到媳妇,我去缅甸买两个你信不信?”

    “信,你有本事,先把乡里和省报记者这事给我处理完了再说,陈晓霞家的事,我管不了,你把她家的门都砸了,你还想我帮你,我姓陈,不姓张”。陈来喜说道。

    “我不姓张,你也不姓陈,我们都姓钱”。张小驴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   陈来喜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小子什么意思?有钱烧的?”

    “不是,我哪有钱啊,不过这都到年底了,乡里领导来视察,还有省报记者,怎么着也不能让人空手走吧,这钱我出,你说个数,我只要是能拿的出来,我要是拿不起,我就去陈晓霞家把我的彩礼钱要回来,一分钱都不能少我的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“说到彩礼钱,我还想问你呢,村里都在传你和陈晓棠的事,咋回事,你这个牲口不会连她也那啥了吧?”陈来喜满脸不满的问道。

    张小驴闻言一声不吭,无论陈来喜怎么问,他就是一句话不说,有时候沉默就是默认,可是要说张小驴承认了,没有亲口说,要说没承认,自己说啥他都不吱声,这他娘的叫什么事?

    “这事我帮不了你,陈家活剐了你都不为过,你也太过分了,都是一个寨子的,她俩可是亲姐妹,都被你糟蹋了,你还是人吗?”陈来喜说道。

    “这事以后再说,刚刚我说的那事行吧,钱我来出,我少赚点,也算是为村里做贡献了,见者有份吧……”

    “做贡献了,你做个屁的贡献?”陈来喜恼怒道。

    “来喜哥,我问了那些在山顶上网的,他们不光是玩,还有不少是做淘宝店的,还有做微商的,这都需要时刻上网和买家沟通,还有通过朋友圈卖我们村土特产的,也不都是打游戏上网玩,我也不会为了赚这点钱耽误寨子里的建设,那些官老爷要是能趁这个机会给扯上宽带网络,我一定鼎力配合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,张小驴虽然在这里和陈来喜插科打诨,可是也怕这事被取缔了,要是真那样的话,自己赔钱不说,这赚钱的活路就没了,还不知道会不会被罚款,老百姓就是这样,正当的手段赚钱难,铤而走险的手段时刻提心吊胆。

    他一直都在想一旦上面问起这事来,自己该怎么回答,当他说完这些话之后,陈来喜的脸色缓和了很多,说道:“你把做生意的这些人统计一下,到时候记者来了,找这些人采访一下,争取把这事描绘成正面的形象,否则,我又要去乡里挨训了”。

    “管用?”

    “嗯,也只能是这么试试了”。陈来喜说道。

    当张小驴找这些人配合时,这些家伙交了钱,心里正恨张小驴呢,自然是不肯配合,但是张小驴说如果不配合,让他们退钱滚蛋,最后拉锯讲条件,张小驴还要再送三碗面和三杯咖啡,他们总算是答应配合了。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20-4-17 18:23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10章 李记者

    陈家寨这个地方,去年刚刚通了硬化路,但是有的地方很窄,会车都很费劲的,所以村寨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摩托车,冷不丁来两辆汽车,陈家寨的老老少少都围在村委门口看热闹。

    “出啥事了?”村委会门口挨着墙根等死的老少爷们开始了嚼舌根子。

    “张家那小子出事了,上边来抓人了,这家伙嘚瑟,黑心玩意,这下出事了吧……”

    “活该啊,我孙子打工回来给我两百块钱,给张小驴一千块钱,去山上住帐篷了,连吃饭都不下来,这不是活畜生才干的事吗?”

    总之,这些人没有一个说张小驴好话的,除了恨得牙根痒痒,就是暗地里咒骂不止。

    “巴书记好,欢迎领导来视察工作”。陈来喜在一个胖子面前站的绷直,好像驴交配完那一瞬间的状态。

    “来喜啊,这位是省城的记者,李记者,是咱们的贵人……”

    “哎哎,巴书记,别这么说,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嘛,我们这些做记者的,哪里有新闻,就得往哪里冲,这是我们的工作,你这么说我都不好再继续采访了”。

    这是张小驴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女人的声音,书本上形容女人的笑声和银铃似的,但是这个女人的声音绝不是那种形容词可以比拟的,本来躲在陈来喜身后的张小驴闻言,不由得原地歪了歪身体,从陈来喜的身后看向声音的主人,一位打扮入时的女人。

    长筒靴恰到好处的包裹住了小腿的位置,黑色的外套裙,驼色的风衣正好下垂到膝盖的位置,黑色的高领毛衣把她的脖子深深的隐藏起来,可是张小驴还是从裸漏出的一点点看到了那迷人的白皙,总之,张小驴第一次想到一件事,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漂亮,她漂亮吗,不漂亮吗,尤其是在和胖巴书记说完之后,抬手撩了一下额前的碎发,张小驴明白了,这个女人也许不是最好看的,但是举手投足之间,就能将她自身的气场发挥到极致,这就是魅力。

    “对对,还是李记者说的对,我们这是工作,这都到了年底了,还给李记者添麻烦,实在是不好意思,这都是因为我们乡现代化建设落后了,所以才会出这种事,这……”巴骏图抖动着肥硕的腮帮子说道,而且就说这几句话的功夫,张小驴都能听到他喘气的声音,不知道是累的,还是看了这个漂亮的女记者心情激动的。

    “那我们开始吧,我今天还要赶回去,嗯,哪位是网络新闻的主角,来了吗?”李记者问道。

    “哦,来了来了,一大早我就把他叫来了,这个就是张小驴”。陈来喜一闪身,将身后的张小驴推了出来。

    李记者看了看张小驴,上前一步,伸手想要和张小驴握手,张小驴有些激动,也伸出了手,除了陈晓霞的手,他还真没摸过其他女人的手,这位李记者的手有些暖,而且不知道是啥原因,她的手心还有些潮湿,也只是沾了一下手,就分开了。

    “你好,张先生,巴书记,我想到现场去看看,可以吗?”

    “你随意,随意,我身体不好,就不陪你了,让小陈陪你去吧,这村寨里的风景还是不错的,你可以好好看看,玩一玩”。巴骏图说道。

    “不用了,我是来采访的,巴书记,就不用派人监视了吧,你们要是跟着,我怕是问不出来什么东西了”。李记者微笑着说道。

    “嗯,这个,那也好,李记者随便采访,只是我们这里已经很落后了,还请李记者笔下留情啊”。巴骏图的脸色有些难看,但是也只能忍着。

    陈来喜本想在这里陪着巴骏图,但是被巴骏图赶出来了。

    “你陪我有个屁用,盯着点,别让他胡乱说话,要是出了什么问题,你这村长就别干了”。巴骏图此时才露出来严肃的表情,不得不说,要是张小驴看到巴骏图这幅死了娘老子的表情也会害怕。

    李记者和张小驴走在前面,陈来喜远远的的跟在后面。

    “张先生,你的名字是哪几个字?是网络上说的那三个字吗?”李记者问道。

    “不是,那都是他们给我起的诨号,我叫张骁履,弓长张,骁勇善战的骁,如履薄冰的履,网上那个名字是他们瞎叫的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“哦,我说呢,这都什么年代了,怎么还用动物的名字给孩子起名字呢”。李记者笑笑说道。

    面对着山顶满满当当的帐篷,李记者从包里拿出来照相机,然后按上镜头,挂在胸前,张小驴就成了背包的,她拍摄的很仔细,从各个角度对山顶的帐篷群进行了全角度的拍摄,这是个好新闻,这反应了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和人民群众需求的矛盾。

    “据说你把你家的土地租给他们赚了不少钱,他们都说你是奸商,而且马上就要春节了,这些年轻人回来不好好在家里陪着父母,都跑这里来上网,你是怎么想的?”李记者手里拿着一个钢笔式样的东西,举到了张小驴的嘴边。

    “不用这么近,你戳我嘴了”。

    “哦,不好意思”。

    张小驴回头看看陈来喜,陈来喜说道:“你看我干嘛,李记者问的是你”。

    “那,我什么都能说吗?”张小驴问道。

    “张先生,我希望你能实话实说,有啥说啥,我们没有立场,只是报道这件事而已,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,这是我的名片,要是有人找你麻烦,你给我打电话,我就会再来采访”。李记者的芊芊玉指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名片,递给了张小驴。

    李闻鹰,虽然是个女人,但是这名字起的真是很霸气,相较于自己的驴,真是不知道高了多少档次,这更是让他坚定了一件事,那就是这事完了之后要去改名字,再也不用牲口当名了。

    “李记者,那我就实话实说了,其实网上传的有误,我没有把我家的地租给他们,我出租的是帐篷,这些帐篷都是我自己买的,就是赚点使用费而已”。张小驴说道。

    “那不是一样的吗,你没有出租土地,那你把你家的地都围起来了,这些帐篷都是在你家的田地里,这不等于就是出租土地吗?”李记者不吃这一套,立刻就把问题的焦点提了出来。

    “是,没错,我是把我家的地圈起来了,我要是不圈起来,他们就会漫山遍野的搭帐篷,那样就把别人家的田地都给糟蹋了,谁能愿意?对不对?”张小驴不慌不忙的狡辩道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雅雅吧!

GMT-8, 2021-10-20 18:53 , Processed in 0.086953 second(s), 21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|Style by Coxxs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