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雅吧!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04|回复: 1

对话“春运母亲”:看11年前照片“挺难过”,希望孩子走...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1-2-3 19:35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对话“春运母亲”:看11年前照片“挺难过”,希望孩子走出大山
2021-02-03 23:06:12 来源: 新京报

  背上是近一人高的行囊,怀里是包裹在天蓝色棉衣中的孩子,年轻的母亲佝偻着腰,一手护着幼小的孩子,一手拽着一个已然拖地的背包,在南昌火车站匆忙赶车。

  那是2010年1月30日,当年“春运”第一天,在南昌火车站前,新华社记者拍下了这位返乡母亲的身影。

  “肩上扛的是生活,怀里搂的是希望。” 11年来,这张照片被不断转发,人们称她为“春运母亲”,而她抬头前行、目光坚定的样子也成为经典的“春运表情”。


  

2010年,在南昌火车站,新华社记者周科拍下的照片。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


  2021年2月3日,照片的主人公巴木玉布木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不久前第一次从记者手机里看到这张照片,想到之前的日子,“觉得挺难过的”。

  巴木玉布木的家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瓦岩乡桃园村。10年前,桃园村是全国“三区三州”深度贫困地区之一。用巴木玉布木的话来说,那里只有大山,由于没有通路,除了村子和田地,再无他物。

  如今,巴木玉布木通过种烟叶脱贫,她终于从漏雨的土坯房搬到了干净明亮的水泥新房,也见证了村子的黄泥巴小路变成宽阔的公路。从没读过书的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孩子不要再重复自己的人生,可以通过学习文化知识走出大凉山。

  从来没有读过书,因贫穷外出打工

  新京报:你是哪一年出去打工的?怎么想到去南昌?

  巴木玉布木:我2010年去南昌打工是为了赚钱。我家一直靠种地为生,6亩旱地,一直在种玉米、荞麦和土豆,平时吃的就是这些,但还经常一年够吃、一年不够吃。我听村里人说,南昌有砖厂,就想去打工。

  从家到南昌用了三天两夜。我去南昌是人生中第一次出远门,没有手机,也不认识路,就边走边问,在火车上我还在问,哪里有能带着孩子打工的地方?

  新京报:为什么会选择带着孩子出去打工?

  巴木玉布木:我老公腰不好,一直在吃药,我让他不要去,在家带大女儿,我一个人去打工就好了。当时家里人也反对,觉得我一个人去不安全,但是我想去赚钱。带二女儿去,是因为她还小,我想到自己小时候的生活,希望她不要重复。

  新京报:你的童年生活是什么样的?

  巴木玉布木:我们家一共五个孩子,我是老二,哥哥去读书之后,一方面因为家里穷,一方面因为还有弟弟妹妹没人带,我就在家帮父母种地、放牛,也顺便带弟弟妹妹。家里一直很穷,没得吃,衣服破破烂烂,补了又补。

  我17岁结婚,结婚前和结婚后都靠种地为生。我从来没有读过书,不认识一个字,连普通话还是结婚后搬到半山腰,我去人家地里帮他们做事,一句一句学的,一天也就赚二十几块钱。

  不知道照片火了,现在看“觉得挺难过的”

  新京报:在南昌打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?

  巴木玉布木:想起来很可怕。我在南昌打工两个月,一直背着小孩做事,小孩睡觉时才把她放下来。每天都要做事,除了下雨天,一直在砖厂搬砖。

  我一个月能赚600多块钱,老板包吃住,自己用不了什么钱。在南昌我认识了一些新朋友,但是我跟别人讲话,别人听不懂,他们说的话我也听不懂,有时候觉得孤独。

  新京报:你是怎么从南昌回家的?

  巴木玉布木:那天我起了个大早赶到南昌火车站,找车站工作人员帮我买票,然后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到成都。在成都花15块钱在一家小旅馆休息后,又坐了14个小时的火车才到越西县,到家已经是半夜了。一共用了三天两夜。

  新京报:回家时背包里装的是什么?

  巴木玉布木:我回去的时候背的东西很多,还有人帮忙扶了扶。装的是砖厂里别人不要的被子,我捡回来洗干净,想带回家给家人盖,还有我和女儿的衣物,矿泉水、方便面、面包、尿不湿之类的东西。

  新京报:你知道你被拍下来的照片火了吗?

  巴木玉布木:完全不知道,我身边的人也不知道。我前几天从记者手机里看到了,觉得挺难过的,想到了之前的日子。

  因孩子生病回乡,种烟叶成功脱贫

  新京报:后来为什么不打工回家乡了?

  巴木玉布木:当时遇到了最大的难事,就是孩子生病了。我不知道怎么去医院,别人讲话我也听不懂,就带她回老家的小医院输液。

  而且我也很想家,我没有手机,出来打工从来没有和家人联系过。南昌天气太热了,想回家,但是又没钱,还想做事,做事做得太苦,又想回家。

  回家后,想想孩子太小了,老人又没人照顾,就没再出去。

  新京报:回家后做些什么?

  巴木玉布木:回家后重新开始种地,继续种玉米、荞麦和土豆。

  4年前,村里开始扶贫,让大家一起种烟叶,说是收益会更高。当时专家来教我们种,一天下来,我们就知道怎么种了。我们家六亩地全部种了烟叶,还搭起了大棚。

  种烟叶的过程中,我们不断加大面积,我之前还在半山腰的石头缝里开辟了一块地,种植面积增加到15亩。

  第一年,我们赚了五千多元,到了去年,我们家成功脱贫,是村里第二批脱贫的。

  

现在的巴木玉布木。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

  最大的心愿是孩子能走出大山

  新京报:赚钱之后做了些什么?

  巴木玉布木:盖了新房。我之前是扶贫对象,有4万元的建房补贴,之后,我又自筹了7万元,盖了三室一厅的水泥房,买了家具,贴了瓷砖。以前我住的都是土坯房,下雨天就会漏雨,我们搬到新家之后,用两头牛招待了来做客的朋友。

  新京报:11年间,你的生活有了什么样的变化?

  巴木玉布木:我有了新房子,不用再住土房了。也能吃上白米饭了,有菜有肉,不像以前,吃的都是自己家种的玉米。村里通了水和电,晚上不用再摸黑,还有了公路,能看到来往的汽车,马车和又黄又厚的泥巴路消失了。

  新京报:你现在在做什么?

  巴木玉布木:家里脱贫之后,我们还是想多赚点钱。去年,我和老公一起去深圳电子厂打工,现在我们在福建养海参,一个人一个月能赚三千多。

  新京报:这次有没有带孩子一起出去?

  巴木玉布木:2010年我回家后不久,二女儿因病去世了。2013年后,我又有了三个孩子。现在,4个孩子中有3个到了上学的年龄,都在家读书,我希望他们能好好读书。

  新京报:对未来的生活,你有什么期待?

  巴木玉布木:我自己要多做事多赚钱,孩子们要好好读书,不要再重复我过去的日子,最希望他们能走出去。

  新京报记者 汪畅
  编辑 刘倩
  校对 贾宁
  来源:新京报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21-2-3 19:46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11年前那位感动中国的“春运母亲”,找到了!
2021-02-03 11:43:42  来源:半月谈


2010年1月30日,新华社记者周科在南昌火车站拍下了这样一张照片:年轻母亲被巨大的行囊压弯了身躯,她手里的背包眼看拖地,但揽在右臂中的婴孩整洁而温暖。

11年来,在网民和关注者不断发来的相关信息里,周科开始了一场漫长的寻找。最近,周科终于与11年前自己镜头里的年轻母亲见面了。这是一次11年的寻找。2010年1月30日,当天全国进入春运的第一天。



新华社记者周科在南昌火车站广场拍下了这样一张照片:一位年轻的母亲,背上巨大的行囊压弯了她的身躯,手里的背包眼看拖地,但揽在右臂中的婴孩整洁而温暖。抬头前行的年轻母亲面色红润,一双大眼睛坚定有力。

2010年1月30日,巴木玉布木背着大包、抱着孩子在南昌火车站匆忙赶车。周科摄

就是在那一天,这张名为《孩子,妈妈带你回家》的照片被新华社摄影部的编辑含泪编发,在当晚海量春运照片中直击人心,被数百家网站和报纸选用。2011年,该照片获得年度中国新闻摄影金奖和第21届中国新闻奖。
“一张震撼人心却又让人深思的照片!”“肩上扛的是生活,怀里搂的是希望。”“当妈之后就看不得这类图了,看了就忍不住眼泪。” ……

11年来,这张照片不断在网络和社交平台流传,不断被各大媒体引用、转发,并成为“春运表情”。每到春运,人们总会想到这位中国母亲;每逢母亲节,网友便会发布这张照片来颂扬母爱。
11年来,众多的询问和反馈,让记者开始后悔当年“没有留下那位母亲的联系方式”。在众多网民和关注者不断发来的相关信息里,也让周科开始了一场漫长的寻找。

随着信息一点点地拼凑,照片一张张地对比,不久前,当年那位母亲,轮廓越来越清晰:巴木玉布木,32岁,彝族人。


2021年春节前夕,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瓦岩乡桃园村,围坐在火塘旁,伴随着跳动的火苗,周科终于结束了寻找,与11年前那名自己镜头里的年轻母亲相遇了。

1月20日拍摄的通往巴木玉布木家的乡村公路。周科摄

“一次喧闹车站的陌生偶遇,到远隔数千里之外的重逢,苦苦寻找了11年的一名没有只言片语的陌生人啊。”周科感慨,这些年自己带着相机走过更多的陌生城市,然而,这名曾在自己镜头里出现的陌生人却成了11年的牵挂。

“住上不漏雨的房子
是我儿时的梦想”

见到巴木玉布木时,她笑得灿烂,看不出岁月的沧桑。与11年前照片中一样,她盘起头发、背着孩子迎面走来,除了略显瘦削,依旧是那双明亮的眼睛,炯炯有神。

1月22日,巴木玉布木在接受采访。周科摄

她的身后,是刚刚建好的新房,钢筋水泥结构,结实的板材门窗。“住上这栋大雨漏不进去、寒风吹不进来的房子,小时候做梦都想。”曾在土坯房住了30年的巴木玉布木,童年的家在半山腰,出嫁后家在山脚下,变的是海拔,不变的是土坯房。住进新房,巴木玉布木偶尔还会做噩梦:害怕孩子们冻醒,更担心房子塌下来。 

曾经,每到雨季,屋外大雨,巴木玉布木的土坯房里便是小雨。雨水落在地面不打紧,可时常会滴落在床上打湿被子,一家人都睡不了觉。脸盆放在床上接雨,一个不够,再加另一个,还不行就用木桶……  

巴木玉布木回忆,那时候家里没有通电,漆黑的夜里,夫妻俩就在屋里摸来摸去,凭着感觉找漏点接雨水。整个晚上,就这样抱着熟睡中的孩子盼天亮。

1月20日,上图是大女儿巫其拉布木在介绍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;下图是她在自己的新房间整理衣物。周科摄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屋顶的瓦片不知被翻弄了多少次,雨中的不眠之夜又过了多少回。在未拆除的旧房前,记者推开几块木板拼成的房门,简陋的木板床,补了又补的被褥。从柜中翻出几件黑色的彝族察尔瓦(披衫),巴木玉布木说,“这些白天当衣服穿,晚上就是被子。”她说自己偶尔去集镇上淘衣服,2块钱一件,也有5块钱一件的,但家里人很少买,“更多是别人穿旧了不要的就捡回来。”

1月22日拍摄的身着彝族服饰的巴木玉布木。周科摄

10年前,位于全国“三区三州”深度贫困地区之一的桃园村,苦日子并非巴木玉布木一家。

从她家门口放眼望去,村庄周围,一道道山梁、一级级梯田清晰可见,山上草枯叶黄。远处,一座座大石山高耸入云,根本望不见外面的世界。
1月22日,上图是巴木玉布木童年住过的村庄;下图是她现在居住的桃园村。李思佳摄 

“不外出打工,光靠几亩地能吃饱就算不错了。”桃园村第一书记刘剑说,“村里土地贫瘠,不少还悬在半山腰上,播下一颗种子不见得能长出一粒粮食。要是遇上洪涝干旱,一年的收成就没了。” 

巴木玉布木家有6亩旱地,祖上一直以种植玉米、荞麦和土豆为主,每年的收成勉强维持一家人填饱肚子。想吃大米要到集镇上买,但家里根本没有钱。2007年大女儿出生,巴木玉布木偶尔会用节省下来的零钱去买几斤大米,与玉米粉混在一起,给女儿“加餐”长身体。 

2009年,二女儿出生,嗷嗷待哺中,巴木玉布木感觉看到了自己重复的童年,她害怕孩子们会像自己一样永远走不出这座大山。就这样,巴木玉布木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:出去打工!

“打工一个月能挣五六百块钱
比家里种地要强”

2010年1月30日,记者在南昌火车站拍摄的那位背负大包、怀抱婴孩匆忙赶车的年轻的母亲,正是巴木玉布木。她说,那是她结束在南昌5个月打工生涯,赶着返回大凉山老家的一幕。她记得很清楚,那天一早,自己扛着大包小包,带着女儿从住处赶到南昌火车站,再乘坐两天一夜的火车抵达成都。

在成都,她花了15元钱在一家小旅馆休息了一晚,又搭乘14个小时的火车抵达越西县,从县城回到大凉山的家里,已是深夜。这趟行程,巴木玉布木花了三天两夜

如今,从南昌坐高铁到成都,最快只需要8个多小时,而从成都乘火车到越西,6个多小时就能抵达。

1月22日,巴木玉布木和孩子们在家门口。周科摄

记者翻开那张曾震撼人心的“春运表情”照时,巴木玉布木惊讶又感慨。她告诉记者,当年自己背包中装满被子、衣物,手拎的双肩包里是一路需要的方便面、面包、尿不湿。她说,那一次,自己背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也引得不少好心人上前帮忙。10余年过去了,中国的长足进步其实从旅客行李背囊的变化都能看出来。如今在车站码头,已经很难拍到像巴木玉布木满荷大包小包这样的“经典镜头”了。 

在巴木玉布木的记忆里,那是她第一次走出大凉山,第一份工作便是在南昌一家烧砖厂搬砖。 

“砖厂打工一个月能挣五六百块钱,不多,但比家里种地要强。”巴木玉布木说,白天上班,她就背着女儿一起搬运石砖。女儿在肩头睡着了,就把她放在一旁,自己一边干活一边看着她。 

巴木玉布木没念过一天书,更不会讲普通话,连火车票也是同村人代买。霓虹灯下的招牌、路边的标识等,周边的一切对她来说都视而不见。在砖厂,她的活动范围很小,除了上班、带孩子和睡觉,砖厂就是她的全部。 

巴木玉布木告诉记者,自己的童年是在高山上度过的。山下虽然有学校,但山高坡陡,下山的路要走上两个小时。像当地女孩子没有上学的习俗一样,巴木玉布木从没走进过学校。

1月22日,巴木玉布木和孩子们行走在集镇上。周科摄

童年的大多时光,放牛,照顾弟妹,日出日落,每天恒定。对于巴木玉布木来说,每天最开心的事情是等着父母干活归来。再大些,她便加入其中,学着种地。 初到南昌,巴木玉布木一边搬砖,一边练习普通话,努力融入陌生的社会。 
此前,她从没见过奶粉和尿不湿。外面的世界,对巴木玉布木来说总是很新鲜。在砖厂打工期间,巴木玉布木最头疼的事是二女儿经常生病。在老家遇到这种情况,她会带孩子去镇上医院看病。但只身在外,她不知道医院怎么去,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家。 

“那张照片,正是我带二女儿回家的时候。”巴木玉布木说。 

不幸的是,二女儿回家后不到半年就因病去世。自此,她再也没有外出打工。2011年,她的第三个孩子在出生后10天也不幸离世。 “那个年代,桃园村只有一条泥巴路通往外界,出行靠马车,医疗条件非常落后,不少孕妇都是在家里生产,小孩子生病很难得到及时救治。”巴木玉布木说。

1月22日拍摄的通往巴木玉布木家的乡村公路。李思佳摄

“无论生活有多难   我们都要勇敢向前”

正当巴木玉布木和丈夫打算重新外出打工的时候,村干部反复提及的“精准扶贫”让夫妻俩看到了希望


起初,巴木玉布木并不懂什么叫精准扶贫。但她看到,桃园村的土地上“长”出了许多烟叶大棚,不少村民忙前忙后。从几亩地试种,到大面积铺开,桃园村一改往年习惯,开始种植烟叶、果树等经济作物。 巴木玉布木一打听,一亩烟叶能挣好几千块钱,这不比在外打工差。于是,她与丈夫把家里的6亩地全部改种了烟叶

第一年,因技术不好、经验不足,夫妻俩仅挣了五六千元,但他们看到了增收的希望。第二年,扶贫干部上门摸底,送来一张建档立卡贫困户帮扶联系卡,巴木玉布木一家被列为扶贫对象。

1月22日,巴木玉布木在家中整理脱贫材料。周科摄

随后,从县级联系领导到驻村农技员,再到具体帮扶责任人,大家为巴木玉布木搭建了脱贫平台。对口帮扶干部刘勇,隔三岔五往巴木玉布木家里跑,将烟叶苗送到田间地头、协调技术员手把手指导……通过学习,巴木玉布木夫妇种植的烟叶产量成倍增加,年收入从几千元增加到几万元,种植面积也从当初的6亩增加到15亩。 

与此同时,巴木玉布木还到半山腰上找荒地,在石头缝中辟出一块块试种地。她高兴地看到,烟叶从半山腰的石头堆里露出头来。2020年,巴木玉布木家年收入达到10万元,其中工资性收入3万元、家庭生产经营性收入7万元,成功实现脱贫。

1月22日,巴木玉布木和孩子们行走在村里修建好的水泥路上。周科摄

作为扶贫对象,巴木玉布木2018年获得国家4万元的建房补贴,她自筹7万元在宅基地旁盖起了一栋钢筋水泥结构的新房。三室一厅的房屋粉刷一新,干净明亮,还贴上了地板砖,电饭煲、冰箱、洗衣机等家电齐全。按照彝族风俗,新居落成,要邀请亲朋好友来家做客,巴木玉布木夫妇一口气宰了两头牛。依照国家政策,巴木玉布木还享受到医疗和教育方面的资助。2013年以来,她又生育了三个孩子,全部在县城医院免费出生。目前,大女儿巫其拉布木上初一,次女王雪医读小学一年级,儿子巫其布吉上幼儿园。

1月22日,大女儿巫其拉布木(左)、次女王雪医(中)、儿子巫其布吉分别在学校的画面。周科摄

几个孩子很懂事,尤其是次女王雪医,成绩优异,还当上了班长。每当村民夸奖女儿,巴木玉布木总是咧开了嘴。 

记者了解到,作为越西县北部的一所初级中学,新民中学学生人数已从2015年的873人增加到现在的2425人,其中女学生比例由15%增长到51%。在国家的援建下,学校不仅新建了几栋教学楼,还正在动工建设一个标准的运动场。

1月22日,上图是巫其拉布木就读的越西县新民中学;下图是该校正在建设的足球场。李思佳摄

2018年,桃园村修建了乡村公路,电力、通信、自来水都通了,村口常遭水冲毁的那座小桥也修葺一新。曾经的上学难、看病难、通信难等问题基本得到解决。 

走在宽阔平坦的水泥路上,桃园村孩子们的上学路已经缩短到十几分钟
1月22日,大女儿巫其拉布木在学校课堂上。周科摄

为了增加家庭收入,巴木玉布木夫妇还利用农闲时节外出打工。如今,顿顿都有大米饭,有蔬菜也有肉吃。看着孩子们一张张可爱的面孔,巴木玉布木说,“希望他们好好读书,平平安安。无论是生活的贫困,还是遭遇的不幸,我们都要勇敢向前!” 
 
看着巴木玉布木甜美的笑容,记者已然看到了11年前镜头里年轻母亲笃定的目光。

1月21日,新华社记者周科(左)和巴木玉布木的合影。李思佳摄





记者手记 她脸上的笑容始终灿烂
作者: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周科

见到巴木玉布木前,我紧张得像个孩子。

11年来,我在脑海中把她刻画成无数个形象,如今真要见面,心里依然忐忑。 1月21日,我拿出那张名为《孩子,妈妈带你回家》的照片问她:“还记得这个时候的样子吗?”“记得记得,这是我在南昌打工的时候。”她仔细看了看,笑了。 

我告诉她:“因为这张照片,我找了你11年。” 她一脸惊讶。 巴木玉布木个头不高,第一眼看上去有些腼腆,等我前前后后介绍完,她笑得很开心,瘦削的面孔显得比11年前更加年轻。 当她从家里翻出照片中那床披在肩上的黄色毛毯时,一种久违的情愫涌上我心头。

大女儿巫其拉布木披着母亲披过的黄色毛毯。周科摄

11年前,因为一次偶然的邂逅,我和这位年轻的母亲有了不解之缘,她也给初出茅庐的我留下了11年的牵挂。 

2010年1月30日,一大早,我背着相机来到南昌火车站采访。这是我第二年报道春运。按照惯例,拍完车站启动仪式上的一些活动后,我便打算返回单位发稿,但多少心有不甘。 

春运第一天,全国每个火车站都是千篇一律的仪式,镜头画面大同小异,发到新华社稿库很容易就被淹没。于是,我换上70-200MM长焦镜头,打算抓拍旅客返家的各类表情,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春运。 

相机斜挎在肩上,我漫步在南昌火车站广场。没过多久,一位年轻的母亲出现在远方,并朝进站口方向走来。她肩扛着超大行囊,左手拎着一个破旧的双肩包,右手抱着襁褓中的孩子,特别显眼。那一刻,我被这一形象深深震撼,丝毫没有犹豫便拿起相机,蹲下身来,在她距离我十几米远的时候把镜头推了上去。


巧合的是,这位母亲原本一直低着头走路,当我按下快门的瞬间,她突然抬起头望向前方,眼神刚毅坚定。我抓紧连按了几下快门,抓拍到这位年轻母亲一瞬间的形象和坚定的眼神。

  就在这时,不少摄影记者也追了过来。


  拍摄完成后,我跑到这位母亲面前,询问是否需要帮助,同时了解了她的基本情况,并表明想继续采访。但她只是摇了摇头,向进站口方向走去。 这一别,就是11年……

1月22日,新华社记者周科(后左)和巴木玉布木及其孩子们的合影。李思佳摄

随后,我回到单位,选取其中一张照片发到新华社总社。当天,新华社摄影部将这张照片取名为《孩子,妈妈带你回家》播发通稿后,被数百家网站和报纸选用,在当年海量春运照片中独树一帜。时隔10天,2010年第6期《人民摄影》报在头版以巨幅照片的形式刊发了这张摄影作品,更加奠定了它在春运报道中的地位。摄影评论员王永午点评道:“向常态要精致很难,这幅作品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同类题材的地标,不是风餐露宿披星戴月拼毅力拼体力就能追得上的,这是一个从练到炼的蜕变。” 

2011年,《孩子,妈妈带你回家》获得年度中国新闻摄影日常生活类金奖和第21届中国新闻奖。 

11年来,这张照片不断在网络和社交平台流传,这位年轻母亲的形象还走进了画家的笔下,也被博士生写进论文。这些年,每每想起这对母女,我心中总有遗憾,虽然离开了江西,多年来,我始终放不下她们,一直在通过各种渠道寻找她们。 

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战之年,我要找到这位母亲的心情更加急切。根据近期网民提供的线索,我们最终在四川大凉山深处见面了。

1月22日,新华社记者周科(左)和巴木玉布木的合影。李思佳摄

不认识汉字的她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。3天时间里,她跟我聊了11年来家庭和生活的变化,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。与巴木玉布木一样,过去8年,我国近1亿贫困人口实现脱贫,取得了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的重大胜利。巴木玉布木是我国千千万万普通人中的一员,她与命运较劲的奋斗故事令人感动。 

与11年前的照片相比,在经历种种人生磨难后,巴木玉布木明显多了一份奋斗的富足、岁月的沉淀、生活的从容。


看,她脸上的笑容始终灿烂。

https://lahoo.ca/2021/02/03/87409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雅雅吧!

GMT-8, 2021-3-1 17:59 , Processed in 0.120366 second(s), 21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|Style by Coxxs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